如说吧

慕容钰凤瑶冷面王妃柔情骨_慕容钰凤瑶冷面王妃柔情骨小说阅读

完本

冷面王妃柔情骨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上官熙儿 主角:慕容钰,凤瑶 标签:古言,情感,暧昧,王妃

今天小编带来冷面王妃柔情骨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慕容钰,凤瑶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上官熙儿,顶尖特工一朝穿越成被渣男休掉的弃妇,带着一只可怜小包子,住着顶不遮雨、墙不避风的破屋子,揭开米缸连屁都没有,这日子还咋过?采野菜、卖野果、进酒楼、平绣坊,凤瑶就不信了,还过不上好日子了?眼看着破屋变成了崭新的大院子,褴褛衣衫变成了锦衣华服,小包子乐开了花,娘亲,现在就缺一个貌美顶用的爹爹啦!就在凤瑶表示,男人都是人渣的时候,一个貌美得闪瞎人眼的男人走了过来,美人儿,你看本王怎么样?

冷面王妃柔情骨精彩章节:

你且放心,总有一日,我为你讨个公道!摸着豆豆的脑袋,凤瑶在心中立誓。

忽然间,心头涌上一股酸楚悲痛,异常复杂的感情。凤瑶顿时明了,这是凤氏未散的执念。凤瑶摸着宝儿的脑袋,在心中默默地道:“我会代你,照顾豆豆。”

执念依然不散,竟仿佛更加深刻起来。凤瑶转念思索,对其说道:“尽我所能,必不让豆豆落入沈狗之手!”念头方落,那股感情缓缓凝成一股纯粹的感激,而后悄悄散去。

凤瑶心中默然。

“呀!这是怎生了?”忽的,一个妇人焦急的声音从院外传来,凤瑶抬头一看,一位穿着粗布衣裳的女子急急跑进来,因为跑得太急,被木簪挽起的发髻松松欲散:“妹子,你头上怎么这么多血?啊?屋子怎么弄出来这么大的洞?天啦,那帮天杀的!”

吴氏从田里回来时,在村头听到许多人在闲话,大意是几名城里来的男子往凤瑶家里去了,看着穿衣打扮像是官宦人家的下人。后来被证实,确实是当年新科状元沈云志派来的人,要接豆豆回去。

“他不是不认豆豆吗?”吴氏问道。

一个大婶回答说:“谁知道呢?那几个男人跟凤氏抢夺呢,我们不过站在院外看热闹,也给轰了出来。”

吴氏一听不好,扔下锄头就朝凤瑶家里跑来。

因为常年劳作,吴氏的脸庞被风吹日晒得黝黑粗糙,乍一看去,并不像二十几岁,倒像是三十多岁一般。凤瑶调动记忆,辨认出眼前这名妇人,正是凤氏的堂嫂,平日对她们颇多照顾的吴氏:“嫂子。”

“快别起来,快坐下!唉,那帮天杀的,竟然打女人,咒他们不得好死!妹子,你头晕不?难受的话告诉嫂子?唉,不行,你坐着别动,我得去给你请郎中!”吴氏拍了下大腿,风风火火地转身就往外跑。

凤瑶拉住她的手臂:“嫂子,莫去。”

吴氏一急,不由甩她的手,蓦地想起她有伤在身,连忙停下动作:“妹子,莫要逞能!快快松手,我这便去村头白大爷家里,一会儿就回来!”

“我没大碍,嫂子莫急。”凤瑶清冷的声音泠泠响起,仿佛一盆清水,朝火急火燎的吴氏当头浇下。吴氏扭转过身,有些诧异地看着凤瑶。

吴氏嫁进陌水村十几年,那会儿凤瑶才四五岁的模样,乖巧柔顺,十分惹人疼爱。算起来,吴氏也是看着凤瑶长大的,竟从未像现在这般,觉得她的声音好听得不像话!看着沉静稳着的凤瑶,竟仿佛一瞬间,不认得了一般。“妹子,你莫不是被打傻了吧?”吴氏看着凤瑶眼底的清冷,只觉得夏日的酷暑也消减三分,说不出的怪异。

“我问嫂子一件事。”凤瑶抬起头,漆黑的眸子静静地看向吴氏:“不知嫂子来之前,可曾看到有人从小路上经过?”

吴氏回想一番,说道:“这会子快晌午了,大家伙儿都从田里回来,正往家里赶呢。我一路上行来,倒是碰见不少人。你问这个干什么?”

“嫂子有没有碰见行为奇怪的人?”凤瑶语气淡淡,听不出丝毫着急。

吴氏偏头想了想,忽然一拍手掌道:“你这么问,我倒是想起来,你那弟媳妇程氏从我身边擦过去时,缩着膀子抖了一下,生怕我沾着她似的。”说到这里,吴氏有些不屑地道:“当谁愿意沾着她?好吃懒做的东西,我还怕被她染上懒病呢。成天四处游荡,一点子农活也不做,天天做梦天上掉银子呢,啐!”

听到这里,凤瑶心中已经明白几分:“嫂子,程氏脸上可是十分高兴?就跟捡了大便宜似的?”

“可不是?眉开眼笑的,不知道的以为她捡了十两银子呢!”吴氏没好气地道。

凤瑶笑了:“嫂子这下说中了,她可不捡了十两银子呢?”

“啥?”吴氏瞪大眼睛,“她捡了十两银子?咋捡的?她咋那样好命呢?成天不干活瞎溜达,竟真的给她捡着银子了?”

凤瑶敛起笑容,神情冷峻:“沈云志派人来夺豆豆,我不愿,便跟他们争执起来。他们拿银子搪塞我,说是当做这些年养育豆豆的赔偿。我一心跟他们干仗,便没有留神,等把他们赶跑时,银子便不见了!”

吴氏一听,顿时火了:“这不要脸的小娼妇!我当她美什么呢,原来偷了妹子你的银子!气死我了!妹子你等着,我去给你要回来!”

“嫂子别急。”凤瑶拉住她的手腕,扭头摸了摸豆豆的脑袋,只见豆豆抿着小嘴,一张小脸脏兮兮的,掩不住委屈和惊惧。见凤瑶看过来,竟冲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乖巧得令人心疼。

凤瑶收回目光,对吴氏说道:“嫂子做了一上午农活,肯定累坏了,不如先回家吃饭,大哥和孩子都等着你呢。这么大的数目,他们一时半会儿花不了,等吃完饭,我跟嫂子一起去。”

吴氏寻思一下,点头说道:“那行,我这就回家!妹子别害怕,我回家就告诉胜才,爹娘知道这事儿也不会不管的!”

说完话后,吴氏便急匆匆地走了。凤瑶缓缓站起来,一手抱起小木桩凳子,往屋里走去。豆豆绕到前面,有点肉肉的小手伸到凤瑶怀里,去抱她手里的小木桩:“娘亲,我来。”

“不用。”凤瑶话刚出口,便见豆豆的眼神一黯,大大的眼睛里泛起水汽,竟似要哭。因为干渴而凹下许多小坑的嘴唇抿了抿,雾蒙蒙的大眼睛闪动着,仿佛要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低下头跟在凤瑶身后。

凤瑶一怔,想要哄他,又不知如何开口。前世活了快三十年,一直没有孩子。加上任务忙碌,平日逛公园跟小朋友玩闹的机会都没有。

凤瑶抱着小木桩在前面走着,豆豆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走进屋里,凤瑶把小木桩放在灶前,指了指:“坐。”

豆豆抬起头,眼睛里有些欣喜:“豆豆不坐,娘亲坐。”

“让你坐,你就坐。”凤瑶有些没好气,小孩子家家,这般懂事做什么?

豆豆被她训了一句,吓得连忙坐在小木桩上,两只小手摆在膝盖上,坐得端端正正。两只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瞅向凤瑶,仿佛在说:“娘亲,你看我坐得好不好?”

看着他这般讨好,凤瑶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走到墙角,在菜堆里翻翻捡捡,最终捡出一根已经蔫巴了的却是里面最新鲜的小黄瓜,舀了一瓢清水冲洗干净了,递给豆豆道:“吃吧。”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