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夏乾赵瑶瑶是哪部小说_夏乾赵瑶瑶是什么小说

完本

道士诡秘手札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枫叶恋秋落 主角:夏乾,赵瑶瑶 标签:灵异,悬疑,道术,离奇,僵尸

今天小编带来道士诡秘手札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夏乾,赵瑶瑶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枫叶恋秋落,我天生就是瞎子,生下来就被父母遗弃,但这些并没有阻碍我活在这个人世。我养父是个道士,他帮我借了双眼睛,当然肯定不是跟人借的,要求是要在家里供奉它的长生牌位,一天三柱香。他本想让我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却事与愿违,我的人生终究彻底转了向……

道士诡秘手札精彩章节:

张权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进入正题,一连说了三个对。“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你那天进入女生宿舍的真正原因。哎,说起来,这件事都怪我,如果当时我相信你说的话,恐怕今天也不会变成这样。所以,这一次来的目的,一是希望能够获得你的原谅,二来,就是希望你能够出手。否则,在这样继续下去,学校迟早得关门大吉。更何况,我相信,你也不希望还有同学丧命吧。”

“你放心,只要这事能够办成,学校随时欢迎你回来。”

我没有立刻回答他,反问道:“你相信这世上有鬼?”

张权脸色一怔,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我以前自是不信,但是,这世上的确有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更何况,学校里已经连续三次发生这样诡异的事了,要不是昨天早上陆瑶和王燕燕找到我说出真相,我恐怕依旧不会相信。”

我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那么,我相信你应该已经把这件事的始末告诉给了校董吧?”

张权不可置否点头道:“校董得知此事大发雷霆。但是,事件已经发生,他也仅仅只能发发脾气,惟有尽快将这件事解决才能够平息恐慌。校董以前认识一名法力高深的道士,于是立刻派人将他请到学校准备连夜将这只恶,恶鬼除掉。但是,哪知道这个道士原来只是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他深吸了一口烟,又说道:“如果那个死亡规则真的存在的话,也就是还有两天时间,女生宿舍又将会有一个人因此丧命。校董不想学校再出事,毕竟,再这样下去就算极力压制,迟早都会被外界得知。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想到一人能够安然无恙的从那间诡异宿舍里全身而退,那人就是你。”

我显得有些诧异,虽然我离开学校已经有半个多月了,但是,最近都有和付凯他们联系,所以,一些事我还是知道的。“那个和尚和道士难道就不是全身而退?”

张权接道:“和尚的确是一名得道高僧,有些手段,退出宿舍后昏迷了半天时间,醒来的时候他说那间宿舍的阴秽之气太重,他的能力有限。至于那个假道士,根本都没有敢进入那间宿舍,直接吓得屁滚尿流逃走了。对了,你可曾记得女生宿舍的管理员和两名保卫科的保卫?”

我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三人,要不是他们三人阻拦,又怎会引起后面诡异的事来。“他们也出事了?”

张权点了点头,道:“就是你被开除离校的那一天,三人得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怪病,到医院检查医生只是确诊低烧感冒,可是,直到现在这三人还躺在病床上。”

如果七煞聚阴局如果不破,那么,将无限的继续下去,直到将整个学校变成鬼校。这个说法,当初我还有些不信,现在我却是对此深信不疑。

“夏乾啊,我也不瞒你了,我这次来是被校董下了死命令,你放心,你有任何要求条件,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会满足你。”

他见我眉头微皱,立刻补充道:“还有,如果这件事办成了,校董也不会吝啬。”

我摇了摇头,直接说明道:“当初那一次,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自信能够将它除去,现在想来,也是狂妄无知,还好中途被人阻拦,要不然,恐怕便是罗丽之前枉死之人。张主任,我道行粗浅,更何况,不单单是对付那只恶鬼的问题,总之,在这件事上我无能为力。”

七煞聚阴局,我可不想白白送了小命。

“这只有两天时间了,再拖延下去,又将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死在恶鬼之手……哎,连你都对付不了,那还有谁能够接此重任。夏乾啊,就当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张权越说越激动,竟然直接给我跪了下来。我哪里承受得起,连忙将他搀扶起身。“张主任,我说的是实话。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指一个高人,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答应。”

张权脸色一喜,追问道:“是谁,是谁,我现在就去求他。”

我朝着对面茶楼一指,淡然道:“我爸,他正在茶楼上下象棋。”

得知我口中的高人竟然是我爸,张权脸上笑色渐浓,我将养父叫回家吃饭,又顺道去了卤菜摊买了些凉菜,正好饭点时间,总不可能让张权饿着肚子看我们吃吧。

得知张权的身份,我爸脸色立刻拉了下来,就是他把我开除学校的,我养父又岂能给他好脸色。张权说明了来意后,养父直接翻脸。“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张老师父,你我同姓,五百年前可能就是一家,你就念在本家姓的份上,帮我一把吧。”

好像张权说的这句话还真的管用,养父的口气软了下来。“我这一辈子都在和鬼怪妖魔打交道,现在人老了,恐怕有心也无力,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没有人能够在巨额钱财上不动心,但是,就在我的眼前还真的出现了这么一个人,这人正是我的养父。张权已无其法,暗中朝着我示意眼色,希望我能够说动养父。

我记得以前在乡下的时候,一旦出现红白之事,不需要人请,养父就会拿着各种法器毫无所求的去帮助别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现在的养父好像与以前的他,果真变成了两个不一样的人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不得而知。

我猜不透其中玄机,不过,接连出事的人多少与我有些交集,而且,要不是陆瑶她们之前暗中帮我,我根本不可能很顺利的接近方琴,所以,在私心上我不希望活着的朋友枉死恶鬼之手。“爸,再这样拖延下去,下一个轮到的不是陆瑶就是王燕燕,我不希望她们出事。”

养父没有看我,自顾的喝着药酒,说道:“与我何干,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这都是她们自己咎由自取。”

“好好好。”我心中一横,看向张权说道:“我爸不答应,我答应你。现在我就跟你去学校。”

养父的酒杯砰的一声重重砸在桌面,那一股力道差一点将木桌掀翻。“乾儿,你疯了啊,你知不知道,你去只会送死。”

“我没有疯,我知道我不是恶鬼的对手,但是,我不会像你那样绝情,明知道自己的朋友有难,却不肯出手相救。”

我从来没有和养父红过脸,这一次,应该就是第一次。

“你可知道,一旦……哎……”

养父看向我说了一半,又咽了一半,我猜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说什么,不过,此刻我心里很是得意,因为,以前的养父现在又回来了,变得如此熟悉。“那个张,张主任。”

张权赔脸笑道:“叫我小张就可以了。”

养父说道:“小张,这件事看在乾儿的面子上,我答应了。依着时间推算,正好还两天时间才会轮到下一个,所以,目前的这段时间是安全的。我会趁着这两天安全期把一切准备妥当。不过,我希望在我作法的时候,学校里的学生你最好能够让他们离开。”

张权脸上喜色难以言表,接道:“张老师父,这件事简单,就包在我身上。”

养父又抿了一口药酒,好像自言自语,但是,我和张权都听了个清楚。“该来的人不来,不该来的人却来了。”

张权心中一愣,脸上挂着羞愧。“张老师父,你的意思是指我是不该来之人,那么,该来的人又是谁呢?”

“你们校长!”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