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夏炎陆琪小说_夏炎陆琪小说名字

完本

永恒法则

来源:掌中云 作者:火焰上跳舞 主角:夏炎,陆琪 标签:玄幻,热血,修仙,强者,斗争

今天小编带来永恒法则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夏炎,陆琪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火焰上跳舞,阴阳逆乱起苍黄,自古仙道是沧桑……他说,仙途若有穷尽日,我以法则遮青天!

永恒法则精彩章节:

修炼之途,乃逆天改命,修炼人体秘境,延年益寿,成就无上法力。

《西皇经》上所讲述的,也是这样。只不过这部经书太过于玄奥晦涩,凡人纵使穷其一生,也难以参透。

传说,人体有五大秘境,第一秘境称之为聚海秘境,需要修士开辟丹田气海,凝聚命泉,最后登临仙台,遨游天地,完成一个蜕变。

第二大秘境,便是化龙秘境,这一境界,已经超越了凡人,飞天遁地,力拔山河,无所不能。但修炼之途将更为艰辛,需要感悟祖境,沟通龙脉,成为一方皇爵。

至于其他三大秘境,一般掌握在久远的仙门手中,不被外人得知。

夏炎隐隐觉得,他能根据西皇经的功法,凝聚出命泉来,多半与他自身的体质有关,这只是一种感觉,来自于功法对人的一种契合。

否则,长年闭关修炼的大皇子,天赋异禀,为何却参透不了?

夏炎运转功法,四肢百骸真气流转,淡淡的金雾从体表散发出来,驱走了这几天的疲惫。

再次睁开眼时,双目金光四射,全身金灿灿的,无尘无垢,整个人变得灵动自然,契合大道神韵,十分奇异。

“三皇子,皇子前来拜访,已经等候多时了。

王远的话突然从房门外响了起来。

夏炎说道:“请进。”

二皇子夏寻,虽然对武学不感兴趣,但对于朝纲治理,却有独特的见解。这令他气宇轩昂,眉宇不凡,充满了自信!

一身华丽长袍,身姿挺拔魁梧,眉清目秀,双目充满着睿智的光芒,看着夏炎。

“三弟果真深藏不露啊,此次远征,你可谓是声名大噪啊!”

夏寻哈哈大笑,看状对夏炎极为欣赏。

可王朝之内,何谈亲情。夏炎明显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以往不曾存在的一丝敌意。

夏炎笑道:“二哥千万不要这样说,都是父皇指挥得当罢了,我不过受命而已。”

“三弟谦虚了,你的实力可不容小觑啊,纵使令父皇头疼的司徒家,也被你整治的敢怒不敢言,你可真有本事啊!”

夏寻虽然摇头在笑着,可那表情十分不自然,令一旁的王远都看出了门道。

“侥幸而已。”

夏寻突然说道:“不不,这怎么能是侥幸呢,是你隐藏的太深了。听闻司徒南还败于你手,不知道大哥听到会作何感想。”

夏炎沉默了一阵,没有说话。

“我真是没想到啊,原来我身边竟然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弟弟,真是匪夷所思啊!你为何要欺骗我们呢?”

夏寻依旧在说,眼中那复杂的光芒令人浑身不舒服,一旁的王远终于听不下去了,知道这个夏寻话音不正,打算出言。

夏炎却瞪了王远一眼,随即拍拍夏寻的肩膀,笑道:“如果二哥先询问一下我远征是否辛苦的话,我会更加开心。”

夏寻笑道:“三弟天赋骇人,聪慧无比,区区蛮夷,自然不在话下了!”

莫名的,夏炎感觉到了一股凄凉,尤其是看到夏寻那陌生的眼神后。

夏炎沉默了好一阵,随即才笑道:“是二哥的,三弟永远不会同你挣。”

夏寻顿时一愣,刚欲开口,夏炎却挥了挥手,说道:“二哥,我累了,若是没有其他事,咱们明日再叙。”

说完,夏炎便转身回了房间。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西皇经自主运转,令夏炎的精神,一直处于饱满状态,他睁着眼,心事重重。

沧桑,古老的气息,慢慢散发着,如同上古前贤在召唤,悠远凄凉,发人深省。纵使夜凉如水,夏炎仍旧望着满天星辰,觉得不抵心中那一丝凄凉,他心情很差。

很久之后,王远小心翼翼的说道:“皇子,您心情好些了么?”

夏炎这才清醒过来,勉强笑了笑。

王远气呼呼的说道:“这个二皇子太过分了。平日里温文尔雅,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人!您远征蛮夷,他不光没替您担心,反而还来这冷嘲热讽,如果不是您小时候对他……”

夏炎挥了挥手,道:“好了王远,不要再说了。”

“皇子,您根本无意同他争权夺位,为何他对您如此敌意,这不公平!”

王远情绪异常激动,他替夏炎感到不平。

夏炎笑道:“他想要,我给他便是,反正我也没什么兴趣。”

大皇子夏岚,二皇子夏寻,乃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母亲死去多年,帝王才重新纳妻,有了夏炎这个三儿子。

若是论嫡长子的话,王位应当在大皇子身上,但他自幼痴迷武学。论才学,自然的,夏寻便认为以后的燕国,理应被他治理。

所以他对夏炎有敌意,很正常不过,夏炎虽然明白,可心里仍旧难受。

自幼他掩盖自己的锋芒,甚至还吩咐下人,经常给二皇子灌输统治王朝的理论,让他搏得帝王恩宠。唯一想要的,不过那一丝亲情,如今看来,这层亲情脆弱的简直如同窗户纸,一捅即破。

“王远,秘密查清楚司徒家最近是不是有跟陌生人来往,尽快给我答复。我做完这件事后,你便随我离开东荒。”

王远点头道:“诺!”

夏炎已经决定,尽快离开东荒,离开这个是非池。

司徒皓月已经重病在床,凭借司徒南的能力,率领司徒大军想要推翻帝都,是根本不可能的。

怕就怕他的背后,真有那么一个推波助澜的家伙,企图置皇室于死地。

夏寻对夏炎表现出来的态度,夏炎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却十分痛心。恰恰这样,也看得出,他对于身边人的重视!

对于敌人他杀伐果断,冷漠如冰,可对于亲人,他非常在意,容不得别人有任何的图谋不轨!

更何况是对于帝都的觊觎,这令本来心就情糟糕的夏炎,心中的杀意更是找到了宣泄口。

三日后,王远带回了一则消息,在夏炎意料之中。

“皇子,司徒家最近确实有同陌生人往来,对方身份不明,身穿青袍,疑似山上修士。”

夏炎将眉头皱起,喃喃自语道:“连他们也掺和进来了?”

冷哼一声,心中杀意已起,说道:“明日跟我去会会他们。”

王远疑道:“就我们俩?”

夏炎点了点头。如今修为已经隐隐突破仙台境界,他也想证实一下西皇经一旦彻底施展开来,会有多大的力量。最主要的是,夏炎心情很不好,他想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次日,夏炎从皇室拿出一把兵器,带领王远悄悄离开了帝都。向东行走了三百多里,人烟罕至,空气清新,四周多青葱树木,沟峰大壑,茫茫群山绵延。

燕国不过东荒沧海一粟,山脉很多,修士也很常见。

只是修士很少参与凡人之间的事,他们忘情天地,只为修仙。可从近几日夏炎得到的讯息来看,这个司徒家确实同山中修士有往来,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查清楚了么,这个凌云洞名声如何?”

夏炎问道。

“山门不大,他们烧杀抢掠,经常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有些年轻弟子仗着师门的名声,欺男霸女,作恶多端,非常猖狂。”

夏炎冷笑道:“怪不得能同司徒家狼狈为奸,原来是蛇鼠一窝。”

好不容易寻了一座酒楼,夏炎同王远要了些酒菜,打算在近几日搞清楚这个凌云洞的势力,再制定详细策略。

毕竟是一个仙门,修炼法力的修士比比皆是,说不定会有厉害的家伙存在,夏炎不敢托大。尤其是在还未达到仙台境界之前,他一切都要小心。

想必这凌云洞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势力,一连几日,夏炎也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直到第四日时,酒楼上突然出现了三位身披华丽长袍,眉宇间有股傲气的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酒楼上招呼。

男子举止粗俗,口中污言秽语,举手投足间带着很浓的邪气。

夏炎感受到了灵气的波动,一时来了精神,便凝神细听。

左侧男子说道:“听说司徒家出了状况,司徒皓月那个老头子怒火攻心,一时动弹不得了。”

“都说他有能力,到头来还收拾不了一个毛头小子,真是让人笑话。”

另一人端起茶杯,浅尝辄止。

“这也怪不得他,听说夏潇生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儿子,一直都在韬光养晦。”

最右侧那个男子说道。

“了不起?我看是司徒家太无能了,一个小皇子都解决不了,真怀疑他还有什么本事。”

那人嗤之以鼻。

中年那人笑道:“师兄可别这么说,我们以后还指望司徒走狗帮忙呢,现在可不适宜闹翻。”

“等他们灭了大夏,还怕我瞧不起他们么?”

三人一言一语,聊的热火朝天。就在他们还打算继续高谈阔论的时候,只觉面前一道清风吹来,眨眼间,身旁便多出了一位面容俊俏的年轻人,坐在了他们身旁。

夏炎自顾自的斟满茶杯,问道:“你们便是凌云洞的弟子?”

“你是何人?”

右侧那人瞪了了夏炎一眼,见他如此年轻,全然无戒备。

夏炎说道:“我不过一介草夫,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混账!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对我这样说话!”

其中一人顿时恼怒,站起来,抡起巴掌,朝着夏炎的脸扇去,非常霸道。

砰!

夏炎头也没抬,探出右手,一把握住凌空而来的巴掌,令其定在空中,动弹不得。

三人顿时动容,皆推翻桌子站起来,抽出身上的兵器。

“大胆!你竟然还敢还手!”

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斩向夏炎手腕,冷气逼人,出手狠毒,吓得周围人群顿时四散而逃!

夏炎手掌松开,并指如刀,切向长剑锋刃。只听一声清脆响声,长剑寸寸崩断,散落地面。

三人色变,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修为如此深,肉身如此强大。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我凌云洞动手!”

三人也怕夏炎大有来头,搬出背后的靠山,震慑于他。

酒楼人群听到这个名字,顿时脸色发白,吓得如见鬼一般躲避。

夏炎这才抬起头来,冷笑道:“看来我猜的不错,你们确实是凌云洞的弟子。”

一人怒道:“是又怎样!识相的赶快扣头谢罪,不然有你好受的!”

啪!

话刚说完,一记耳光突然扇在那人的脸上,将他扇飞了出去,半个脸都肿了起来。

夏炎望着他们,说道:“到底有谁好受的,如今应该能看清了吧?”

“你去死吧!”

其中一人悄悄绕道夏炎身后,瞬间刺出一剑,直奔后心!

王远大惊失色,刚想开口,夏炎却刹那间转身,双目一瞪,眼中冲出两束金光,仿若实质化,直接崩断长剑,将偷袭那人生生打出十米,口吐鲜血,昏厥过去!

三人不过刚刚开辟出苦海而已,同夏炎本就差了一个境界,更何况,夏炎还是修炼西皇经这等奇书!

“你……你究竟是何人?”

其余二人面色大变,惊骇无比,脚步蹬蹬后退三步。

夏炎说道:“我是何人你们不必知道。现在,我需要你们回答一个问题,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后果自负!”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