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总裁前妻:井少别想逃绘梨衣的小樱花_总裁前妻:井少别想逃绘梨衣的小樱花小说阅读

完本

总裁前妻:井少别想逃

来源:掌中云 作者:绘梨衣的小樱花 主角:井傅宸,言诺诺 标签:总裁,都市,言情,情感,虐恋

今天小编带来总裁前妻:井少别想逃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井傅宸,言诺诺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绘梨衣的小樱花,就因为年少无知时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她愿用一辈子去入他的魔。“井傅宸,你是逃不掉的!”那一年,她如是说。人人都说井少爷天生就是经商的头脑,绝不做赔本的买卖。“我只要对我有用的女人。”那一年,他如是说。他朝她扔出一纸离婚协议,她含泪签完,发誓此生再也不会念这男人半分。三年后,她携带双胞胎萌宝归来,哪知命运早已埋好伏线。“这些年带着我的儿子跑去哪了?”“你想知道就换你追我啊!”

总裁前妻:井少别想逃精彩章节:

“哈啊……哈啊……不要……”

暧昧的喘息声一阵又一阵不绝于耳,床上的一对男女忘我地交缠着,一片旖旎。

“呵……不要?不是勾引我吗?怎么不要?”男人性感低沉的声音在言诺诺耳畔响起,还故意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

“呀啊……不是……”言诺诺脸红得不行,虽是夫妻,但是这一年来,他们可从来没有同房过,他们就是一纸契约,三年之期,到了那个日子,他们就和平离婚。

“不是?那是什么?嗯?”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力度。他井傅宸虽然根本没想过要碰她,但他也是个正常男人,一天到晚穿件吊带睡衣在他面前晃悠,他已经忍了一年了。

“我……啊疼……我错了……”言诺诺低声求饶,这个男人分明是故意的!这么大的力气,她怎么受得了?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

“啊……唔唔……”男人俯身侵略她的唇,加快了节奏……

清晨,言诺诺被身旁的动静吵醒,她揉揉眼睛,看到井傅宸在穿衣服,微微的晨光映在他的身上,深邃立体的五官被雕刻得熠熠生辉,肌肉的线条也那么地干净利落。

“你……今晚回家吗?”言诺诺小心翼翼地问,“好歹也是有家室的男人,总在外面过夜不太好吧?”

刚睡醒的言诺诺声音软濡濡的,还有些含糊不清,井傅宸心里的某个角落好像被轻轻触碰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否认了这种感觉。他是不可以对她有任何心动的,她只不过是他可以随便丢弃的一件东西罢了。

“言诺诺,你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吧?你姐姐言诺漓的医药费该交了吧?”井傅宸冷冷地扣上最后一颗扣子,骨节分明的手用力捏住这个女人的下巴,狠狠地说,“醒醒吧,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碰了你真是让我觉得恶心。”

刚才明明还温暖着的被窝突然变得冷冰冰的,言诺诺身子颤了颤,张张嘴,却也什么都说不出。

她承认是自己当初一厢情愿,追了他十年,还倒贴嫁给他。而更可笑的是,他曾说,看在她努力追他这么多年的情分上,离婚后会给她三套房子和五十万作为了断。她也不知道她发什么疯会答应嫁给他,可怕的是她竟然还一直在对他抱有希望。

“嗯,抱歉。”言诺诺睡下去,用被子蒙住头,不让他发现自己的眼泪。

“嗯,知道就好。”井傅宸不再看她,起身就走。

“井傅宸,你是不是还在想她?”被子里传出言诺诺闷闷的声音。

井傅宸的身体僵了僵,随即冷哼道:“俞潼是你永远都比不上的人,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

俞潼是你永远都比不上的人。

别做梦了。

“我知道。”言诺诺不停地抽泣着,她极力压抑自己不要在他面前哭出声来。

井傅宸不再说话,快步离开了。

五年了,他终究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啊……

言诺诺歇斯底里地哭了出来,最后只剩下哽咽抽泣,她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大清早的谁啊!”

“梁妤柔,今天你要是不疼我,我跟你没完!”

“言大小姐,您这是要折了我的命啊?”

“蛋糕店水果捞KTV电玩城去不去?我请客。”

“去去去,言大小姐,容小的起身梳洗!”

言诺诺忍不住嗤道:“九点,老地方见。”

“好嘞!”

挂掉电话后,言诺诺起身,拾起地上的衣服,走进浴室。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她看着自己身上的一道道痕迹,用手轻轻抚摸着。

这是井傅宸第一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井傅宸,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缠着你!”

九点过十分,言诺诺下车,梁妤柔早就等候多时了。

“大小姐,你可迟到了十四分钟!”

“早茶位置订好了,想吃什么随便点。”言诺诺笑盈盈地看着她,“够补偿了吧?”

“够了够了够了!言小姐说什么是什么!”梁妤柔狗腿般给言诺诺揉肩,惹得言诺诺一阵嗤笑。

言诺诺抬头看看天,把井傅宸什么的,暂时忘掉吧。

不知不觉,她跟梁妤柔已经疯玩一整天了,当她们从KTV出来,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

“阿柔,去夜上景继续嗨。”

“不回去了?”

言诺诺沉默了一会,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回去了也没人,还不如不回去呢。”

“怎么?这都结婚多久了,还没到手?”

“嗯。”

梁妤柔无奈地叹了口气,愤愤地说:“你说你什么才好?干嘛非要吊一颗树上?吊了十年你还不死心吗?”

“还没,心还在跳。”

“我真的是服了你,活该受罪!”梁妤柔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傻妞怎么就不会心疼一下自己。

“不说他了,走啦走啦,继续嗨。”

夜上景是G市最出名的酒吧,那的调酒师可谓一流,每款酒都有独特的颜色和味道,而她们两个钟爱一款紫色的,名叫紫玫瑰。

这款酒醇厚又炽烈,与冰块交融在一起,诱惑又致命。

她们刚到门口,就被三个混混给盯上了。混混们两眼放光地看着她俩,对她们吹口哨。

“美女,给个联系方式呗?”

“干一场?”

其中一个混混伸手就朝言诺诺的胸部袭来,言诺诺反应极快,挡住混混的手,魅惑地笑笑:“小朋友,毛长齐了?”

混混们觉得更刺激了,一个个都面带猥琐的笑容扫视着言诺诺。

“美女,要不你看看?”说完,混混又得寸进尺,再度朝着言诺诺的身上探去。

言诺诺眼疾手快,淡定地挡住了混混的咸猪手,冷冷地说:“小朋友,你们该回家睡觉了。”说完,言诺诺手上一使劲,咔嚓一声,那个混

混龇牙咧嘴地弯腰抱着手哀嚎,其他两个见了,一起上来,言诺诺用不了两招就将他们制服了,三个人倒地哀嚎。

“跟姐姐斗,你们还年轻。”言诺诺拍拍手,揽着梁妤柔的肩,走进了酒吧。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