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陈汉烈李紫薇小说_陈汉烈李紫薇小说名字

连载中

护花烈君

来源:掌中云 作者:李铖泞 主角:陈汉烈,李紫薇 标签:都市,小人物,逆袭,江湖,斗争,美女

今天小编带来护花烈君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汉烈,李紫薇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李铖泞,十八岁的练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来闯荡都市,幸运地遇到好心仁义的搬运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于是委以重任,让陈汉烈在搬运队担任重要角色,陈汉烈在一次又一次打斗中表现英勇,很快就成为王啸林手下一名得力干将,并且在都市中遇到各式美女。后来王啸林又从事其它小生意,陈汉烈也一直跟随着这位大哥,并且跟着大哥一起走向人生辉煌,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哥在一次械斗中表现过于英勇,最终身亡。陈汉烈担起大旗,继续大哥的事业。最后演绎出一个农民工靠拳头和血汗在都市中打下整个商业帝国的故事。

护花烈君精彩章节:

这时,赖勇不知道王啸林已经决定报警处理了。心想这次在服装城,就不断的跟常德搬运队对着干,只要常德搬运队的人不服,就派人出去打,直把常德搬运队打出这个服装城为止。

此后,赖勇觉得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要他的手下惹事生非,立刻就有警察出现,并且即时就被抓回派出所。

几次以后,他的手下怕了警察。

赖勇尽管生气,也无可奈何。

此后发生的一件事,让常德搬运队与昭阳工程队的矛盾推向更加恶化境地,并且,这件事发生在陈汉烈身上,陈汉烈也因此遇到了他出门在外的第一个女人。

这天,陈汉烈和陆德阳他们干活后很累,到附近的一家川菜馆吃饭,对面坐着两男四女,其中有一个女的很胖大,面上尽是傲慢神色,不断的大大咧咧说着自己的老公如何如何。陈汉烈他们就在旁边的一桌,尽管听起来有些吵杂,可也没有理她们,只是自顾自的吃着。

突然身边传来了一个恶毒的骂声:“娘的,你瞎眼了,把老娘的衣服弄脏了,你说咋办?你赔!我看你还赔不起!”

当陈汉烈他们转过头来看时,只见这个胖女人正对着她前面的女服务员恶狠狠的骂着。

那个女服务员连连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事实上,女服务员根本没有把这个胖女人的衣服弄脏,只是稍为触碰了一下,真正的原因是,胖女人发现自己的老公不断的打量女服务员的身材,她妒心大起,于是便找女服务员的碴来出气。

尽管女服务员已经卑微的道了歉,可那个胖女人不但没有收敛消气,还变本加厉,想把女服务员尽情的欺负一番,只见她站起来,想拉女服务员的头发,口里骂着:“你以为道歉就行吗,你这臭臭娘们,我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回去!”

“呀!”女服务员又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声。

这时坐在一边的陈汉烈实在看不过去了,他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胖女人的手,大声的喝道:“不要欺负她!”

胖女人看到了身强体壮的陈汉烈突然上前制止她,感到很意外也很惊讶,可是她不服气,依然得势不饶人的说:“你是谁!这里没你的事,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陈汉烈捏着她的手此时捏得更紧了,他对胖女人喝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欺负人就是不对。”

“你放手,快点放手!老公,你快点过来。”胖女人大喊着。

此时坐在座位上的两个男子再也坐不住了,立刻站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快点放手。”其中一个男子大喊。

这时陈汉烈才放开了她的手。

那个男子看到陈汉烈这般气势,极为不服气,他叫喊道:“你好大胆!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陈汉烈看他长得五短身材,却穿金戴银,染着黄头发,估计是小混混。于是他问:“什么人了?”

男子大声地叫喊:“昭阳工程队,赖勇是我表弟。”

那个男子喊完后,脸上露出傲慢的神色,仿佛为赖勇是自己的表弟而无比自豪。

“什么?昭阳工程队?赖勇?”陈汉烈冷冷的一笑,不禁怒火交加。他立刻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腿飞踹在男子的胸口,那个男子“呀!”的一声,被踹在地上,感到无比惊讶和意外。

“你不说昭阳工程队和赖勇,我还就这样算了。你偏说出来,我就要打你。”陈汉烈忍着满心的怒火说。

此时陆德阳和另外几个兄弟也走了过来,陆德阳一听对方是昭阳工程队的人,立刻大吃一惊,对着陈汉烈不断劝告:“不要打,这样打出事来的。”

可对方的另一个男子已经从座位上走了出来,双手举起了一张木凳,辟头辟面的就扔向陈汉烈,陈汉烈迅速出拳,配合着稳健的马步,如泰山般直立着,一个重拳的撞击之下,只听“啪啦!”一声,凳子在半空中被打散,一副散了的架子重重地掉到了地上。

被踹在地上的男子也站了起来,他认识陆德阳,现在看到陆德阳跟陈汉烈是一伙的,便说:“好你个陆德阳,原来你们是常德搬运队,你们敢打我?走着瞧。”他知道现在势单力薄,肯定打不过,于是留下这句狠话,就带着他的胖老婆和其它手下走出了饭馆。

此时,陈汉烈看着他们一拐一拐的狼狈离开,才感到手指有一些疼痛,再仔细看时,发现有血流出来,原来刚才把木凳打散时,自己的中指处也划出了一道口子,血还未止住。

“你没事吧,哎啊,正在流血呢,快过来。”说这话的是刚才被陈汉烈出手相救的女服务员,只见她正神情紧张,拉着陈汉烈到厨房处清洗伤口。

“谢谢!”陈汉烈对此表示感激。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是你救了我。”那个女服务员的眼里冒着泪光,她充满了感激。

此时陈汉烈才注意到,眼前的这个女服务员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如雪,一双如清水般的明亮眼睛,鼻子很尖很直,身材呈S形,并且长得很像陈汉烈的初恋情人余霖霖,稍不注意,陈汉烈真的以为余霖霖重生了。

“呵呵,没什么,我应该出手的。”陈汉烈说,之后他有点害羞的笑着说:“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这个服务员也羞答答的笑了,她问:“像谁啊,不会是像你的老婆吧?呵呵。”

陈汉烈更觉得脸红了,他知道这句话是试探他的婚姻状况,其实一般人都可以看出来,像陈汉烈这样的娃娃脸小伙,应该还未结婚,如果有人这样问,是想确实一下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未婚。

陈汉烈说:“我还未结婚,我觉得你很像我的初恋情人。”

女服务员笑了,她问:“啊?好像有不少男人都这样对我说过,哈哈,那你说,你的初恋情人跟你还在一起吗?”

陈汉烈说:“不在一起了,她死了,留下了一个孩子。”

女服务员听后很是惊讶,她问:“怎会这样的?”

陈汉烈却说:“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要感兴趣,我们交个朋友,以后说给你听。”

女服务员笑得更灿烂了,她的心在想,这个男人最会编,这样的籍口来交朋友,陈汉烈英俊的脸和强壮的身体也让她一见倾心,这样的男人说跟自己交朋友,还真恨不得马上答应,于是她说:“好啊,以后多些来这个饭馆找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陈汉烈说:“我叫陈汉烈,你呢?”

女服务员说:“我叫李紫薇。”

陈汉烈说:“紫薇,是一种花吧,真好听的名字。”

这时,厨房外面传来了陆德阳的声音:“汉烈,好了没有,我们已经结帐,要回去了。”此时他正在和几个兄弟等着。

陈汉烈应了一声:“哎!”,然后对李紫薇说:“我要回去了,以后我再来找你,如果你不在这里干了,可要跟其它人说你要到哪,否则我找不到你,会很不开心的。”

李紫薇掩着嘴笑了,她从来未见过一个男孩这么直白,这么傻,她说:“放心吧,我暂时不会离开这里。因为这个饭馆是我姑父开的。”

陈汉烈听后说:“原来是这样,好的。我真的要走了。”转过身后,陈汉烈还是依依不舍,此时他看到李紫薇同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同样是无限的不舍。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