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陈汉烈李紫薇是哪部小说_陈汉烈李紫薇是什么小说

连载中

护花烈君

来源:掌中云 作者:李铖泞 主角:陈汉烈,李紫薇 标签:都市,小人物,逆袭,江湖,斗争,美女

今天小编带来护花烈君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汉烈,李紫薇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李铖泞,十八岁的练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来闯荡都市,幸运地遇到好心仁义的搬运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于是委以重任,让陈汉烈在搬运队担任重要角色,陈汉烈在一次又一次打斗中表现英勇,很快就成为王啸林手下一名得力干将,并且在都市中遇到各式美女。后来王啸林又从事其它小生意,陈汉烈也一直跟随着这位大哥,并且跟着大哥一起走向人生辉煌,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哥在一次械斗中表现过于英勇,最终身亡。陈汉烈担起大旗,继续大哥的事业。最后演绎出一个农民工靠拳头和血汗在都市中打下整个商业帝国的故事。

护花烈君精彩章节:

听到赖勇的无理言语,王啸林笑了。

尽管心里一直按捺着怒火,但王啸林却若无其事地摆弄着茶杯,说:“这样可不行啊,这样你们的兄弟会和我们的兄弟争起来,最后也就打起来了,可能一天一吵,一天一打,这样,商户没法做生意,警察忙个不停,兄弟们更是没饭吃了。”

赖勇说:“对!你说得没错。是会打起来,但打多了,打久了,就会有打赢的那一边,哪边打赢了,那边就有饭吃了,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王啸林听他这么一说,知道跟他这样的粗野人没法再谈下去。王啸林心里也很清楚,赖勇只在乎自己能收多少钱,从不在乎手下要打多少场架,并且赖勇是初生牛犊,天不怕地不怕,拿什么来唬他也震不住他。

一时间,王啸林觉得事情非常难办,既然谈不下去,就要想个脱身的方法了,否则真会栽在赖勇手上。

他装作看了一下表,然后对赖勇说:“时候也不早,我们要回去了,以后再找你出来吃饭聊天。”说完站起身来,向陈汉烈和伍胜春打了个眼色。

赖勇却发出了怪声“唉…”,接着阴声细气的对他们说:“怎么说走就走了,还未谈完吧,好像…..”

王啸林知道赖勇不会这么容易让他们走,于是再一次坐下,说:“不,我家里有些事,要回去跟老婆交待,这样,就按你的意思吧,你们想怎样就怎样。”

王啸林以为赖勇听他这么顺从,会高兴的让他们离开,可是这句话似乎让赖勇听出了虚假的成分,他不但没有高兴起来,反正动了怒,大声叫道:“你这么顺吗?有这么顺的人吗?你这么顺,怎样当大哥?啊?你像只病老虎一样,不如去动物园让人喂养了!”

这时,陈汉烈在一边听得怒火中消,他大叫一声:“不要侮辱我大哥!”

赖勇被这一声惊吓住了,他抬起头来,这才注意到格外健壮的陈汉烈,他看得出浑身肌肉的陈汉烈一定很能打,顿时怒得红了眼,他随手在桌上抄起了一个瓷杯,狠狠的向陈汉烈掷过去,口里在狂骂:“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瓷杯在空中划出一条线,正以闪电般的速度飞向了陈汉烈的头部,可是陈汉烈却突然出拳,轻轻一击,瓷杯与他的拳头猛烈撞击,飞到了另一边的墙上,顿时撞个粉碎。

在场的赖勇,王啸林,伍胜春都看得目瞪口呆,心里暗暗惊叹,陈汉烈原来身手不凡。

此刻,本来嚣张到极点的赖勇,似乎也被吓得收敛起来。他知道,如果陈汉烈是冲着他这边打,可能瓷杯就会击到他的面上。他还不一定能躲避。

赖勇拍了两下手掌,然后说:“好身手,想不到啸哥也有这样的手下,真的高手在民间。但你打烂了我的杯子,你要赔,你要打扫,你要说你是个王八蛋!否则你们不能走出这个房间。”

陈汉烈自然不服气,他说:“杯子是你扔过来的,不是我故意打烂的,干吗要我赔?”

正当赖勇要大发雷霆时,王啸林却在努力的打圆场,他说:“不要这样说,杯子我们会赔,但捡杯子的事,找服务员来处理就好了。”说完,他从裤袋里拿出十块钱,放在了桌面上。然后说:“这个杯子,十块钱够了吧。”

赖勇说:“好的,啸哥肯帮你赔,算你好命,有这样的大哥,但你必须向我道歉,否则你就别想走出去。”

陈汉烈听了后立刻说:“这话,我绝不会说,打死我也不会说。”

赖勇听了后,冷笑一下,他拿起了电话,似乎要找人。

王啸林一看赖勇这一架式,似乎是忿忿的想出口气,知道他要召手下进来打杀,一下子心里乱了套,立刻说:“勇哥,勇哥,你千万别生气,别跟我的手下计较。”

赖勇听了王啸林的和气劝告,也就把电话放下了,不再说话,想听王啸林再说下去。

王啸林说:“我的兄弟打烂你的茶杯,是他的不对,但道歉也用不着这样说自己吧,他自尊心很强的,要不这样,就说一句对不起,以后再送个水果篮给你赔罪,怎么样?”

赖勇听后也就不再说话,用眼的余光瞟了一下陈汉烈。

王啸林见陈汉烈没有丝毫的退让,知道他还在气头上,不那么容易妥协。于是轻声的对他说:“汉烈,为我们这个工程队的兄弟们,你委屈一下,道这个歉吧。”

又在沉默中过了一分钟,这才听到陈汉烈轻声的说:“对不起…..”

王啸林听后笑了起来,他对着赖勇说:“怎么样?勇哥,你算是消气了吧,如果你不消气,就不给我这个面子了。”

赖勇只好无所谓的说:“好吧,看在啸哥的份上,也看在你是他的小弟,我这个大哥也不跟你这种小人物计较。”

王啸林继而又说:“勇哥,我现在忍尿很久了,并且家里真的有些事,今天就真的不能再陪你了,找天我们再出来聊,好吗?”

赖勇见王啸林装成一个土包子的模样,也觉得王啸林回去后,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并且自己的利益也让王啸林承认了,于是他扬了扬手:“走吧,你们碍了我这么久,我也忍尿忍久了…..”

说完,赖勇拿起电话说:“哎,美女!进来吧,我们继续玩。”

刚才那个穿着超短紧身牛仔裤,黄色贴腰T恤的惹火小美女又走进来,坐在赖勇大腿上。

王啸林立刻告辞了,起身带着陈汉烈和伍胜春往门外走。

当他们走出门时,看到门外坐着两桌子的精壮人马,身后都带着家伙,经过他们的桌子也让王啸林不寒而栗,心想如果刚才真惹怒赖勇,这样十多二十个人冲进来,他们三个真死无全尸。

一路上,王啸林既气愤又担忧,忿忿的大步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陈汉烈和伍胜春。

他们三个都对刚才赖勇的嚣张极为震怒。

陈汉烈走近王啸林的旁边说:“大哥,这赖勇真嚣,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内,我们在他面前都成了王八了,大哥,你怎么就不敢跟他打,我很能打的,让我出马!”

王啸林听完后,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长长的向半空吹了一口烟。

这时伍胜春却在一边说:“大哥也很能打,你新来可能不知道了,当年大哥一个打十个的,没有人敢近他。”

陈汉烈听了,就觉得更奇怪,他问:“大哥,你是不敢打,还是不愿打?”

这时王啸林摆了一下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然后叹了一口气,慢悠悠的说:“汉烈,你还年轻,有些事你还不懂,当年我跟你一样,就一个搬运,你知道我为什么当上大哥吗,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兄弟们都一直叫我大哥,为什么?不是因为我能打,而是我能让兄弟们有饭吃,有活干,不被人欺负,出什么事能公平处理。”

陈汉烈听了后,看着王啸林的面,此刻陈汉烈真的佩服这位大哥,他说的这番话也让陈汉烈记在心里。

三个人不再说话,就这样的一直走了回去。

大哥王啸林跟赖勇谈不拢的消息一下在常德搬运队兄弟之间传开了,大家都人心惶惶,这是关乎他们饭碗的问题,也就是生存问题,他们还要养家活口,每个月领工资寄钱回家。有人已经磨刀擦掌,准备随时跟昭阳工程队开打。

陆德阳告诉陈汉烈,常德搬运队在过去曾打过几次硬仗,都是一大把兄弟拿着砍刀和钢管与另一大把敌人对打的,这些仗都是逼不得已才打的,为的就是那一口饭碗。有不少兄弟为此留下刀疤,甚至留下个终身残疾的也有,真要弄出人命还未有。

这天,王啸林把陆德阳和陈汉烈叫来,一起商量紧急事情,另外还有在上次会上发言的老先生,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陈汉烈知道,他们都是常德搬运队的干部,领头人物,觉得自己被邀请来,实在是受宠若惊。

王啸林首先把陈汉烈介绍给另外的两位认识:“这是我们新来的小兄弟,叫陈汉烈,别看他这么年轻,是个武术高手,我看得出来的。并且为人正直,以后我们搬运队的未来,就需要这样的新血液---”

陈汉烈立刻谦恭地跟其它人打了招呼。并且也认识了另外的两个人,不如陈汉烈的意料,另一个老先生是副队长梁秋原,那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是个抄写员,大家都叫他书记,平时在外面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但他却是搬运队中重要的骨干成员,叫张六学。

王啸林首先把现在的处境说了一通,最后他不免满脸担忧的说:“这个赖勇非常的狠辣啊,昭阳工程队这几年发展得很快,吸收了很多无业青年加入,也吞并了另一个小工程队,他们的实力确实远在我们之上,我们就算全体兄弟拿着家伙跟他们硬碰,也是必输无疑,你们看,怎么办?”

这时梁秋原却说:“表面是这样,但他们也是虚张声势,对外面吹嘘他们有一千多兄弟,实质大部分都是小工,都不会打架的,真正能打架也就百来人,要真打,我们的兄弟实战经验也比他们丰富---还不一定输。”

王啸林说:“我也知道,赖勇很虚,他只是唬人的,但我觉得宁愿让他逞威风,看他什么时候被别的势力灭了,也不想跟他正面冲突,要知道,跟他们硬直的打一场,只会大家都会损伤惨重,如果能找到其它办法能跟他们和气解决,就最好不过,大家想一下吧,看有什么办法---”

陆德阳听了王啸林的话后,便说:“我看,这事情还是报警解决,只要有警察帮助我们,这事情不难处理。”

王啸林和其他人听后,都点了点头。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