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陈汉烈李紫薇护花烈君_陈汉烈李紫薇护花烈君小说阅读

连载中

护花烈君

来源:掌中云 作者:李铖泞 主角:陈汉烈,李紫薇 标签:都市,小人物,逆袭,江湖,斗争,美女

今天小编带来护花烈君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汉烈,李紫薇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李铖泞,十八岁的练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来闯荡都市,幸运地遇到好心仁义的搬运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于是委以重任,让陈汉烈在搬运队担任重要角色,陈汉烈在一次又一次打斗中表现英勇,很快就成为王啸林手下一名得力干将,并且在都市中遇到各式美女。后来王啸林又从事其它小生意,陈汉烈也一直跟随着这位大哥,并且跟着大哥一起走向人生辉煌,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哥在一次械斗中表现过于英勇,最终身亡。陈汉烈担起大旗,继续大哥的事业。最后演绎出一个农民工靠拳头和血汗在都市中打下整个商业帝国的故事。

护花烈君精彩章节:

这天晚上,王啸林穿着西装,叼了口烟,在同样穿着西装的陈汉烈和伍胜春陪同下,来到昭阳工程队指定的小饭馆。

这是一家处于偏僻位置的湘菜馆,是昭阳工程队的几个老大自费投资的,后来也就由赖勇全接手了。尽管偏僻,但人气很旺,里面坐满了客人。

出发前,伍胜春问过王啸林:“大哥,要不要带上家伙?至少有把小刀什么的,万一他们动起手来,我们很吃亏的。”

王啸林说:“不用,我们要诚心跟他们谈,尽可能谈成,如果带上家伙,就不够诚意了,况且家伙有什么用,不就是一个凶器吗,要有实力让别人怕,还是要靠我们的人马,他们不敢动我的,放心好了。”

就在他们来到门口时,有两个男子望了一眼他们,便打了个眼色,似乎跟他们打招呼:“来了?”

王啸林不卑不亢的点了点头,打眼色的男子便对他说:“我们勇哥在上面三楼,我带你们上去吧。”

正当王啸林要走进去的时候,男子却伸出手来,截住了他们,然后问:“有带家伙吗?我们要搜一下。”

王啸林说:“没有!我们是来谈事情的,不是来打架,你搜吧。”

男子给他们三个上上下下搜了个遍,然后说:“好的,我打个电话,跟勇哥说一下。”

男子拨响了电话,然后说:“勇哥!他们来了,现在就带他们上来吗?”

“嗯,好的,好的。”男子关上了电话,然后就示意王啸林他们三个跟着他走上去。

他们走了三层楼梯,终于走到一个装璜豪华的实木门前,男子推开门,里面还有好几间房。

男子说:“勇哥就在尽头那间房!”,指了指,示意他们三个走进去。

这是一间装修豪华的客房,楼下是一张一张平常桌子,这里却奢华无比,椅子都是镀金欧式的,地面打扫得一尘不染,落地玻璃窗外是繁华都市夜景。

一个看上去面目獐狞粗壮如牛的男子,正坐在大桌子后面,这个男子就是赖勇。

在他旁边,是个十七八岁的清纯小美女,看上去好像刚读完书不久。

赖勇穿着短袖黑色棉衫,肌肉发达,头发全梳了起来,一根根怒发冲冠,大脖子上戴着一条粗金链,估计有七两重。手腕上还有一块不断闪着亮光的金表,似乎价值不菲。

正当他要进一步放纵时,门被敲响了。

见到王啸林他们走进来,赖勇停下手,立刻喊道:“哎!是啸哥,你终于来了,坐!坐!”接着,他对身边的小美女说:“你先出去吧,一会再跟你玩,呵呵。”

王啸林在这一带混了十多年,还是挺有名气的,赖勇早就认识王啸林,那时他还是昭阳工程队队长陈倾言手下的一个搬运,陈倾言与王啸林尽管领着各自的兄弟,但他们之间却交往密切,不时还一起出来吃饭,每当两队人遇到利益冲突时,往往彼此一个电话就能谈妥。后来,陈倾言被人砍杀在街头,至今警方仍未破案。

王啸林说:“赖勇,不见你一阵子,就当上队长了,后生可畏,前途无可限量啊,我们这些老骨头可要退居二线了。”

王啸林知道赖勇不过二十八岁,正是血气方刚,冲劲十足的时候,自己大他十年,尽管社会经验比他丰富,但论起魄力和胆量,自己真跟不上。

赖勇对着这样的恭维,大笑起来,他说:“哪里的话?还不是托了我们以前的队长,言哥的福吗,哈哈哈。”

王啸林知道,陈倾言被人砍杀,肯定与赖勇有关,想不到赖勇提起他,还如此得意,甚至对陈倾言的死充满快意,他不禁害怕起来,眼前的这个赖勇,真让人捉摸不透。

王啸林听到赖勇提起昭阳工程队以前的队长,便想顺着这话题试探一下,他说:“陈倾言队长为人仗义,他这样死去,对你们昭阳工程队来说,是一个损失,我作为他的好朋友,也很想知道,究竟是那一路人干的,如果我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他。”

赖勇却继续嬉笑的望着王啸林,他说:“啸哥,你这句话就太给面子我们工程队了,不要说你不放过他,我们工程队要知道是那路人干,就立刻下个追杀令,不用一两天,街上被砍死的就是这路人,怎么样,我这样说,不过分吧,你不相信?”

王啸林听出了这话的火药味,他心里颤了一下,可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微笑的应答着:“我相信,我相信,呵呵!”

这时,陈汉烈站在一边,看到赖勇在不停用左手把玩着右手上一枚戒指,这种戒指的上方有一个小小锥子,锥子尽管小,但却让打出的拳头足可以给对手打出一个洞放血,是从日本传过来的杀手级利器,威力无比。

陈汉烈担心起来,这赖勇戴着这个隐蔽性极强而杀伤力无比的东西,不会是一会要给大哥一拳吧,他已时刻注意着赖勇的一举一动。

幸好桌子是十二座位大圆桌,赖勇坐在一边,而王啸林坐在正对面,双方隔着很远的距离,真要动手,还有一个时间,很容易能察觉出来。

双方进入了一个短时间的静默,王啸林终于再次开口了,他说:“勇哥,你也知道,这次来,我们要谈的是什么?”尽管大赖勇十年,但王啸林为了表示敬畏,还是称他为勇哥。

赖勇却故作惊讶的说:“啸哥,你这次来要跟我谈正事的吗,我还以为你过来就想跟我吃个饭聊一下天?哈哈。”

王啸林说:“不,勇哥,我这次来,就是谈一下关于我们常德搬运队跟你们昭阳工程队之间,以后怎样减少摩擦,避免冲突……”

赖勇故作不知情,他说:“我们工程队跟你们搬运队有摩擦吗,有冲突吗,是你想多了吧,啸哥!”

“不,我们搬运队以前是在服装城包揽所有业务的,但现在你们工程队的人要过来抢饭碗了!”王啸林还是想坦荡荡的跟他谈,尽管赖勇还是在那里虚伪地撒赖。

“什么?抢饭碗?”赖勇听到这句话似乎很激动,很生气,他说:“你说话要注意点,啸哥,业务是公平竞争,谁都有机会接的,你怎么就这么霸道,说服装城的业务都是你们的,然后我们的人过去正常接活干,就是抢你们的饭碗,这说不过去的,啸哥!”

“勇哥,你听我说,以前我跟你们的队长陈倾言大哥,很早就谈好,沙石市场那边的搬运,都由你们昭阳工程队来接,这边服装城的,就由我们常德搬运队接,大家都有活干,有饭吃,也就相安无事的过了差不多十年,况且,你们沙石市场那边更多活干,油水也高,你们这样踩过界,我们的兄弟很大意见,大家都是要吃饭的---”王啸林面露难色,语气很柔弱,他希望以柔克刚,让血气正盛的赖勇能接受自己的感化。

可是没等他说完,赖勇就变得厉目正色,开始暴露他野兽的一面,他不再保持刚才的礼貌客气样,大声的说:“没错,大家就是为了吃饭的,可我们昭阳工程队这些日子多了百多个兄弟,我们有更多人吃饭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接更多的业务?谁有能力接到业务,谁就干,这才叫公平,你们以前的那一套规矩已经老掉牙了,啸哥!”

赖勇的这一突然发恶,让王啸林身边的陈汉烈和伍胜春紧张起来,伍胜春立刻恶狠狠地回敬:“想干什么?想对我们大哥干什么?”

赖勇一看伍胜春的模样,立刻对着他说:“你住嘴,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门外全是我们昭阳工程队的兄弟,我叫一声,他们就全部冲进来了!”

伍胜春并没有被吓倒,正想发话回敬,王啸林在他跟前摆了一下手,示意他不要冲动,然后王啸林又笑了起来,他想让紧张的气氛缓和点,于是说:“大家不要冲动,有事好好说,刚才我兄弟失言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赖勇听后,也就平静下来,他说:“我没有。”

王啸林估计,赖勇真的安排了人马在外面,只要谈不拢,可能就痛下杀手。到时,他们就真的回不去了。因此,尽管赖勇呱呱逼人,但王啸林还是觉得要忍让,以和为贵。

拿起一杯茶,王啸林故作镇静的喁了一口,然后和风细雨地说:“我看这样,勇哥,既然你们昭阳工程队兄弟多了,饭碗不够,我们常德搬运队就让一部分的业务给你们,但必须明确界定,否则以后还是会互相冲突,不断打架的,这样,我们本来把整个服装城的业务全做的,但现在最底下的那层就归你们,只要这一层的商户需要搬运,我们不接,并把你们的电话直接给商户,这样的一条楚河汉界,也算公平了吧,我们让步也很大了。”

赖勇想也没想就说:“不行!我们就是要自由竞争,哪一边的人业务能力强,就哪一边的人接业务多,这才叫公平,也就是公平竞争,你听过吗?”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