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护花烈君小说_护花烈君小说阅读

连载中

护花烈君

来源:掌中云 作者:李铖泞 主角:陈汉烈,李紫薇 标签:都市,小人物,逆袭,江湖,斗争,美女

今天小编带来护花烈君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汉烈,李紫薇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李铖泞,十八岁的练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来闯荡都市,幸运地遇到好心仁义的搬运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于是委以重任,让陈汉烈在搬运队担任重要角色,陈汉烈在一次又一次打斗中表现英勇,很快就成为王啸林手下一名得力干将,并且在都市中遇到各式美女。后来王啸林又从事其它小生意,陈汉烈也一直跟随着这位大哥,并且跟着大哥一起走向人生辉煌,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哥在一次械斗中表现过于英勇,最终身亡。陈汉烈担起大旗,继续大哥的事业。最后演绎出一个农民工靠拳头和血汗在都市中打下整个商业帝国的故事。

护花烈君精彩章节:

陈汉烈整夜半睁着眼,过了这难熬的一晚后,他感到前路茫茫,不知何去何从。

这时他翻着裤袋里的物品,除了一些零钱外,还有在火车上碰到的搬运工陆德阳留给他的字条,他想到陆德阳临走时跟他说的话。

如果想当搬运,可以去找陆德阳。陈汉烈心里想着,现在唯一可以走的,就是这一步了。

他知道想找一份工作是很困难的事。也不管陆德阳是不是一个大骗子,反正他现在身上也没多少钱。唯一有的就是力气,可出卖的力气。

于是陈汉烈走到有公共电话的小卖部,拨响陆德阳的手机。

陆德阳接听后,叫他记下地址,立刻坐车过去,现在过去的话,保证有活干。

就这样的,陈汉烈又踏上一趟汽车。他几经辗转,真的找到了陆德阳。

此时,陆德阳正卖力的干活,在一个服装城里,把一包一包重物从楼上搬到下面货车上。

见到陈汉烈来了,陆德阳笑了笑,说:“你终于来了,先等一下,一会我介绍大哥给你认识。”

陈汉烈也就笑着点头。他心里想:“怎么要介绍大哥给我认识?”

陆德阳忙完他的活后,便领着陈汉烈走进小楼,里面有一个办公室。

在简陋的办公室里,正坐着个男子。

这男子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长得健硕英伟,正气凛然。

“大哥,你不是说要招人吗?我找到了兄弟过来,他叫陈汉烈,也是我们那边的。”陆德阳对着那个男子说。

“嗯,他看上去还挺能干活的,陈汉烈,挺威武的名字,我叫王啸林,比你更猛,哈哈。”那位大哥声音浑厚如洪钟,说话不用费多大劲,却已经发出很大的音量。

陆德阳在一边提醒着陈汉烈,他说:“还不快点叫大哥。”

“大哥,大哥。”此时陈汉烈真的感到无依无靠,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从这位大哥那里得到个干活的机会。

王啸林笑了起来,他说:“我当年跟你一样,刚从乡下出来,什么都不懂,见到有胡子的就得认爹,我们是做搬运的,是力气活,你看上去很有气力,也就可以干这行的,如果你有更大的本事,可以干别的,怎么样,加入我们吧。”

陈汉烈听到只要有力气就行,自然不断的点头:“好的,有活干,有钱赚就行。”

王啸林站了起来,他拍着陈汉烈的肩膀说:“好好干吧,我还有些事做,以后再跟你聊天。德阳,他以后就跟着你干活吧,让他住在我们的宿舍,在饭堂加一双筷子。”

跟王啸林见过后,陆德阳便带着陈汉烈走出去了。

陈汉烈说:“大哥是你们的老板吗?他长得很威风啊。”

陆德阳却说:“大哥尽管长得威武,但你不用怕,他人很好的。我们三十多个搬运,就他一个不用干活,平时只是帮我们接活干,大家都很服他,并且也只有他一个带着老婆过来,其它搬运要么是单身汉,要么就老婆留在家或去别的地方打工。”

陈汉烈又问:“你们是不是一间公司,不用注册吗?”

陆德阳说:“哪里是一间公司?也没有注册,就一个小团体,平时就靠大哥接活,然后让我们去那里干活,就去那里干活。”

陈汉烈听后,也就点了点头。跟着陆德阳去他们宿舍了。

第二天,陈汉烈在陆德阳的带领下,干起了搬运,对于身强力壮的陈汉烈来说,这确是一份适合他的工作。每天尽管很累,但可以免费吃饭,免费住宿。干活累了就在晚上休息,他开始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并且见识了不少城里的新鲜事物,生活也充实起来。

一个月后,陈汉烈收到了工资,由于他干活卖力,尽管只是初来乍到,他仍然拿到了二千多块,拿到工资的当天,陈汉烈就高兴的把当中的千五元寄回给母亲。

这天,陆德阳却突然对他说:“大哥叫我们一起集中开会。”

陈汉烈问:“开什么会啊,这么紧张?”

陆德阳说:“一会你就知道,你不要问那么多了。”

当陈汉烈他们赶到的时候,那个充当办公室的小房间已经聚集了三十多个搬运,他们的这伙人全集中在这里了,陈汉烈却发现在这么多大汉当中,竟然有一个丰满动人的美貌少妇,他估计这就是王啸林的老婆。

当全部人到齐后,王啸林开始说话了:“兄弟们,现在我们面对着一个很重大的考验,本来,我们与他们昭阳工程队互不相干,他们在他们的地盘干活,我们在服装城这里,所有的搬运活都是我们的,但他们的老大却说,要把这个服装城的三四楼搬运活让给他们,并且开始让他们的兄弟进驻那里了,还跟我们的兄弟有口角了,再这样下去,迟早打起来了----大家说怎么办?该不该跟他们打一场?”

在场的壮汉们都不断在喊:“打!打!”顿时叫声四起。

“安静!不要这么冲动。”这时那个美貌少妇说话了。“你们就知道打,有没有想过后果,他们昭阳工程队可是出了名狠的,在他们的手上,死过的人还不知多少个,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打死了人,警察查起来,是要偿命的,就算不偿命,也要坐一辈子的牢。”

听到这一番说话后,壮汉们顿时不再说话了,他们知道,大哥老婆的说话很有份量。

这时,坐在王啸林旁边的一个穿白色衬衫的老年人说话了,他看上去似乎不是干体力活的,只见他不断抚摸旁边的椅子扶手说:“嫂子是为大家的安全着想,才这么说的,她也说得对。你们有气有力,一介武夫,就知道打,可没有想过后果,我们都是为一口饭干活的,没有活干,我们打赢了又有什么意思,他们昭阳工程队历来都是好勇斗狠,很难对付的。在我看来,还是一个字最好,谈!”

听完老年人的说话后,大家也觉得有些道理,王啸林说:“我们在这个服装城干了差不多五年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惹我们,他们昭阳工程队想跟我们争饭碗,那说明他们底气很足,实力很雄厚,或者我们真的要以退为进,先跟他们谈一下,该让步就让他一步,先忍着他们,以后再给他们好看的。”

大家听了大哥的说话,更是长了志气。

王啸林说:“看来,还是要跟他们先谈,到时就由我亲自出马,跟他们谈,德阳,你去放些风过去,说我想跟他们的代表谈一下,能谈得下的就谈,谈不下的再想怎样打。”

这时突然有位兄弟说:“大哥,你一个人过去很危险的,我陪你去。”

此时所有兄弟都几乎自动请缨,要跟王啸林一起去谈。

陈汉烈在他们都叫嚷完后,他也喊了起来:“大哥,我陪你去吧,我学过武功,打架绝对没问题。”

王啸林说:“过去谈事情,不能带太多人的,这样,我就带陈汉烈和伍胜春过去,两个人就够了,他们比较年轻,让他们长些见识。”

伍胜春也是这班搬运中较年轻的一个,跟陈汉烈差不多大。

“好了,现在散会,我们暂时不要到三四楼那边了,尽量避免冲突。”王啸林说。

大伙便散去了,各自忙自己的活了。

回去的时候,陈汉烈问陆德阳:“怎么昭阳工程队踩到我们的地盘上,大哥也不想跟他们打?”

陆德阳说:“唉,你有所不知了,昭阳工程队是这里出了名狠毒的,你没听说过昭阳人惹不得吗?他们在以前队长的领导下,本来跟我们常德搬运队河水不犯井水,他们有他们的沙石市场的搬运业务,我们就做服装市场的,可听说最近换了个新的队长了,这个队长还很年轻,叫赖勇,只有二十七八岁,听说整个昭阳工程队最狠最辣就是他了,好像前些时候被警察抓到时,之后被捞了出来,也有传问,赖勇就是把以前的队长干掉才坐上这个位子的。”

陈汉烈听后,当即义愤填膺。

很快,陆德阳便跟昭阳工程队的人接了头,并向他们提出要谈判的意向。

几天后,昭阳工程队便让人托话给陆德阳,如果他们的队长王啸林愿意出来谈的话,赖勇也会亲自出来谈,地点就约在昭阳工程队自己开的一个小饭馆。

这天,陈汉烈和伍胜春被叫到了一个独立的小房子,这个小房子尽管简单朴素,却是他们大哥王啸林和老婆居住的地方,此时王啸林穿了一件西装,跟平时同样搬运工打扮的他有极大的差异。

见到陈汉烈和伍胜春还呆呆的站在一边,王啸林从衣柜里拿出了两件西装,他说:“小伙子,不管合不合身,你们穿吧,以后这衣服就是你们的,我穿不了这么多。这次有没有命回来也不知道,呵呵。”

陈汉烈和伍胜春接过西装后,立刻说:“谢谢大哥。”

这时站在一边的还有王啸林的老婆聂红艳,听到王啸林乐观中夹着的不自信,她也担忧起来,连忙走上前说:“啸林,这么危险,不如还是让别人去谈吧,我也听别人说过,这个赖勇很毒,专门暗算人----”

可是王啸林却说:“我也听说过,可我不能怕他,怕他的话,我们兄弟还有饭吃吗,放心吧,他不敢动我的,就算他真要动我了,我还是要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就回家乡,隐姓埋名,照顾好孩子,不要想报仇,知道吗?”

这时聂红艳不再跟王啸林说话,她知道王啸林决定做一件事,就很难被别人改变。聂红艳转过身把陈汉烈和伍胜春拉到了一边,然后说:“你们大哥就是太相信人,他这次去可不是闹着玩的,跟他谈的人很凶,你们要注意,一旦发觉对方出什么花招,立刻报警,懂吗?”

陈汉烈和伍胜春点了点头。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