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护花烈君李铖泞_护花烈君李铖泞小说阅读

连载中

护花烈君

来源:掌中云 作者:李铖泞 主角:陈汉烈,李紫薇 标签:都市,小人物,逆袭,江湖,斗争,美女

今天小编带来护花烈君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陈汉烈,李紫薇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李铖泞,十八岁的练武之人陈汉烈,刚从农村出来闯荡都市,幸运地遇到好心仁义的搬运大哥王啸林,在一次与其它对手谈判中,王啸林发现了陈汉烈的武功,于是委以重任,让陈汉烈在搬运队担任重要角色,陈汉烈在一次又一次打斗中表现英勇,很快就成为王啸林手下一名得力干将,并且在都市中遇到各式美女。后来王啸林又从事其它小生意,陈汉烈也一直跟随着这位大哥,并且跟着大哥一起走向人生辉煌,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大哥在一次械斗中表现过于英勇,最终身亡。陈汉烈担起大旗,继续大哥的事业。最后演绎出一个农民工靠拳头和血汗在都市中打下整个商业帝国的故事。

护花烈君精彩章节:

天还未亮,陈汉烈就下了床,背上所有行李,独自在漆黑一片的村道上奔跑。

不一会,他那钢铁般健硕并充满力量的身躯,跑过了一道山,疾驰在寂静无人的山谷中,那震憾的脚步声,在山谷中回响。

两个小时后,他就在一声“嘟!”的火车鸣笛声中,不断的在铁路上向南方靠近。

车窗外,一遍开着白色小花的桔子林,正慢慢远离乘客的视线。

在火车上,陈汉烈激动不已。

坐在他前面的,是个大叔。这大叔身体很壮实,似乎是干体力活的。他见陈汉烈看着自己,便搭起话来。

聊着聊着,他们便熟悉起来。

原来大叔叫陆德阳,出外打工也有七八年了,一直做搬运,混得也不错。

最后,陆德阳还对陈汉烈说,可以介绍他当搬运。

陈汉烈心里很感谢,但却推辞了,他说:“还是不用了,谢谢你。我先去亲戚介绍那里看一下。”

陆德阳听后也就作罢,只是留了个电话,对陈汉烈说,如果以后想做,可以再去找他。

火车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到站了。

当陈汉烈背着行李走下站后,一切都感到很稀奇,他不时来回张望,跟着陆德阳一起排队出站。

这时排队的人挺多,排在陈汉烈前面的,是个高大丰满美女,她对陈汉烈起了疑心,时不时警惕的回头张望,好像担心被劫财劫色。

陈汉烈只是目无表情的跟着。却不想,后面有人一阵涌动,把人群向他挤过来,他突然受到力,不自觉的撞向前方。

他的子孙根儿,一下子顶在了那个高大丰满美女后面,他感到那里软软的,暖暖的,当即弹开。

“X的,你这个乡下仔!胆子真大,想占我便宜?”那美女当即回头怒骂。

陈汉烈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那美女继续怒喊:“有哪个色鬼会说自己是故意的?我不管,这事我不会这样算了,得报警!”

陈汉烈一听,当即惊惶起来。

陆德阳走到他前面,对那个美女说:“这位姑娘,你不要误会。我在后面看到,他确实不是故意的,是有人在后面推,才会让他撞到前面,你就原谅他吧。”

一边说着,陆德阳又暗示陈汉烈:“快点道歉!”

陈汉烈连忙说:“对不起!”

那个美女知道这样闹下去,也闹不出什么来,也就努了一下嘴,没再追究下去。

陈汉烈立刻向陆德阳道谢:“这次真多亏你,否则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陆德阳对他说:“兄弟,出来后,就得处处小心。”

他们俩出站后,去的是不同方向,陆德阳要坐汽车到另一个地方,两人只好握手告别。

陈汉烈一个人站在陌生街头,看着手上的纸条,一时还不懂怎么走。

他感觉城市的空气很特别,人也特别多。

走着走着,有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跟他并排走到一起。

这个男子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面目和善,举止斯文。

不一会,男子扭转头,亲切地对陈汉烈说:“兄弟,刚下车吗?”

陈汉烈听出他说的是家乡话,觉得极亲切,于是热情应答着:“是的。”

男子笑着说:“要不要找些事干?”

陈汉烈听后有些不懂他的意思,说:“找些事干?”

那男子继续笑着,他说:“你出来,不是为了挣钱吗?”

陈汉烈觉得他说得也没错,便回答:“是的,我是需要挣钱,可是……”

男子笑了起来,对着陈汉烈说:“跟我来吧,我是一个职业介绍所的。”

男子把陈汉烈领进了一个小园,小园里有好几个简单的铺面,摆着几张桌子。男子让陈汉烈走到其中一个桌子前,对坐在桌子后面的另一个中年男子说:“这个兄弟是刚从家乡出来的,要找事干。”

陈汉烈本来很想跟这个男子说,他要找熟人,暂时不需要找工作。

可这时,那个男子已经走了出去,寻找下一目标。

陈汉烈坐下来后,那个坐在桌子后面的中年男子便说话了:“小兄弟,找什么工作啊?我们这里跟很多大工厂,大企业都是挂钩的,只要你们说要找什么工作,我们都可以立刻帮你查到,然后就直接送去上班了。”

陈汉烈说:“我暂时不想找什么工作,只是刚才那个朋友直接送我到这里来了。”

中年男人一听,面色严肃起来,他以为陈汉烈在耍他,可很快便镇定下来,说:“我们刚好有这样一份好工作,每天只需要干些琐活,然后一个月就可以拿八千,整年可以拿到十万元,见你是老乡,就让你去试一下。”

陈汉烈听到八千和十万这个数字,真的心动了。他心想,就算熟人也未必能给他找到这样的工作,于是饶有兴趣地问:“真有这样的工作吗?”

那个中年男子立刻板起了脸色说:“真的,我还会骗你吗?”

陈汉烈便说:“那我真的想做。”

中年男子的脸平静下来,他说:“好的,不过要交介绍费五十元。”

陈汉烈听后,觉得为了得到这样的一份工作,交五十元也是应该的,以后可以赚回来,于是便从行李里很小心的查找,终于让他拿出了五十元,交给了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接过钱后,便问陈汉烈:“有带身份证吗?”

陈汉烈说:“带了。”

中年男子说:“把身份证交给我吧。”

这一下陈汉烈立刻觉得蹊跷,他想,怎么这人帮忙介绍工作,要把身份证收下来呢?于是他问:“为什么要把身份证交给你?”

那个中年男子仿佛不耐烦,他开始粗声粗气的说:“这是规矩,懂吗?”

陈汉烈大声说:“不懂,快点把钱还给我!”

中年男子立刻大声说:“不管你懂不懂!这钱是没得还的。你交出来了就没得退。”

陈汉烈听后怒火交加,立刻伸出手来扯住中年男子的衣领,狠狠地说:“快点把钱还给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旁边还有一个同伙,见到这个情景,立刻跑上楼去。

不一会,这个跑上楼的中年人,领着五个人下来。

当这五个人冲下楼后,其中领头的一个立刻喊着:“打他!”

其中一个长得身高脚长,走近陈汉烈就是一腿踢过来。

陈汉烈眼急手快,一下就抱着他的腿,然后把他直接揪了起来,只听那人“呀!”的一声,被重重的甩到地上。

又有一个大汉,像狼般扑向陈汉烈,准备给陈汉烈一记重重的拳头,可当他的拳头打出时,却正好被陈汉烈如钢铁一般的重拳正正一撞。这个大汉立刻叫嚷着起来。

剩下的两个已经不敢上前,只是摆好架势围着陈汉烈。

陈汉烈也不想再打下去,尽管他怒气难消。此刻见到其余两个不再冲过来,他便叫喊着:“你们不怕死的,就过来!”

其它人真的不敢再上了。

陈汉烈捉住那个中年男子,此时中年男子已惊得直打哆嗦。

陈汉烈用手圈住他的短脖子,然后说:“快把钱还给我,否则…”

中年男子终于顶不住威慑,颤抖着把刚才收的五十块钱递给他。

陈汉烈拿到那五十块钱后,便背上自己的行李走了。

可没走多久,陈汉烈突然听到喊声。

他转身一看,惊愕不已,只见后面追着十多个拿铁水管的男子,杀气腾腾地喊:“快点追!”

陈汉烈立刻拼尽浑身力气,拨腿急跑,眼看就要被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追到,在另一边突然冲出了两个警察,不停的在喊:“住手!”

那伙歹徒当即全部停下,掉头就逃。

陈汉烈趁机溜到小巷中,可还是不停无命的跑,跑啊跑。

当他再一次转身,看到后面终于没有人追来,这才停下,不断喘粗气。

他心里想,刚才好险啊。顿时觉得,城市里比他一直生活的乡村要复杂得多。

到他休息得差不多的时候,已是日落黄昏,天边挂着一片红云。

出门前,他的干爷写了个字条,介绍他去一个朋友那里找工作。可现在他要找那张字条时,却怎么也找不着。

他把行李全翻了一遍,裤袋也全找过,可就是不见了那张字条,这时,他才知道糟了。

可能刚才在打斗时动作太大,把字条弄掉了。

这一刻,他不知道怎么办。

慢慢的,天全黑了。

他没心欣赏城市繁华景象,也住不起昂贵的旅馆。最后找到一个桥下的位置,这里是无家可归者的落脚之地,已经有一两个人铺开被子,要在这里过夜。

他把行李放下后,便倚着行李,慢慢试着入睡。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