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鄙人道号缺德古阳明_鄙人道号缺德古阳明小说阅读

连载中

鄙人道号缺德

来源:掌中云 作者:古阳明 主角: 标签:

今天小编带来鄙人道号缺德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古阳明,多谢大师,帮助我等诛杀此妖,不知我该出香火钱几何啊?随便给个1000万吧!1000万?大师,我……没这么多……啊,没有啊,好说,我观贵兄膝下女儿生得甚是俊俏,与我颇有一番道缘,不如拜入我胯……咳咳,门下做个入室弟子吧!

鄙人道号缺德精彩章节:

时逢仲秋,白日里虽还有一方红阳带来一点温度,但到了夜间,冷风已经止不住嗖嗖的往裤管儿里钻了。

惧冷的人,早早的便将褶皱了数月的秋裤翻捣出来穿上。而对于处在山里的人儿,夜晚那简直就是深冬般的煎熬。

旧塔湾便是如此,天刚冒黑,旧塔湾里的十几户人家便关了门,蜷进了被窝,整个村庄便就此淹没在黑夜之中。

唯有当头一户却非如此,夜深人静了,还有点点火光闪烁。此间便是曹玄的住处,村里出了名的的破落户,祖上留下一门手艺,两间破瓦房,以及众多的先人牌位,此外便别无他物。

墙上的裂缝已经可以容一人通过了,却偏生还要用一圈围墙将破屋围成一个小院,正门几十米开外还修着一方牌楼,其上有一墨匾,上书金行门三个大字。

早年间,曹玄的祖上走南闯北,靠着手艺挣下了这份家业。不言其他,单看这牌楼,还算有些气势,似乎能够藉此想象一下昔日的辉煌。

如今嘛!所谓,人穷志气短。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大概就是门口蹲着的那两尊镇宅石狮了,据说是有些年头的东西,勉强能算个老物件。至于为什么这两东西还没被曹玄变卖掉,用曹玄的话说,再怎么穷,排面还是要有的。

这般的穷困户,自然是没有哪家姑娘愿意看上他,因此年龄眼看就要步入叔叔级别的曹玄仍然是连女娃子的手都没摸过。

而他那所谓的手艺,解放之后,随着群众们自我修养的提高,在人民的心里逐渐便沦为了跳大神般的江湖把式。

夜里的那点点火光,大凡十里八村的人一看便知道,又是曹玄那小子在给他那堆祖宗牌位烧纸钱了。

…………

“各位老祖,爷爷,老爹,看看你们都教了我些什么东西,我每日修炼,勤勤恳恳,从不敢有一丝懈怠,结果呢,到头来落得个祖产败落,这手艺也从来没见灵光过,我都27了,女娃子正眼都不瞧我一下,就连隔壁村胖得跟猪一样的张寡妇走路都躲着我,这样下去曹家怕是要绝后啊!我不管了,今晚我便要尝一尝这人间的鱼水之欢!希望你们不要怪我!阿弥陀佛!”

曹玄跪在火盆前,手中的黄纸一张一张的扔进火中,嘴里不断的絮叨着,在他身旁还放着一个一人高的纸箱。

乍眼一看,箱上写着,东风快递,情趣用品,轻拿轻放!

里面的东西嘛,是曹玄在网上淘了许久,经过了无数次谈判买来的二手货娃娃。没办法,太穷了,买不起新的,只能淘个二手货。

老实说,作为一个雏鸟,当听说到有娃娃这种神奇的事物时,曹玄的内心是挣扎的,辗转反侧了好几个夜晚才下定决心要买一个,因此格外珍惜,开箱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劳资现在就要开干!谁也不能阻止我!”

三两下将包装扯开,眼前的一幕让曹玄愣了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尼玛,说好的八成新呢?说好的饭饼饼版呢?这盒子里的大嘴怪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坑爹呢么?”

看着盒子里不成人样的娃娃,曹玄快要崩溃了,内心一片哀色!感觉自己的80块钱彻底的打了水漂。

“不行,这个要退货,必须退货,狗曰的无良商家!生孩子没菊花!”

诅咒了半天,曹玄脑袋一晃,轻微的嘀咕了一句,“用一次再退也不为过吧!”

于是曹玄将娃娃搬到了床上,悉悉索索的退下自己的裤子,迫不及待的去找娃娃的两腿。但是那原本应该只是一道细缝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圆孔,完全失去了功能。

“前面的不能用,后面的总该没问题吧!”

将娃娃翻了一个面,曹玄定睛一看,“卧槽!”

后面根本就没有洞洞。

原本是有的,可不知道是不是娃娃的上一任主人太狠了,娃娃后面从股沟处裂开,成了两半,被人用502重新粘了起来。

“还说什么正牌的二手货,看这成色,这磨损,这毛边,这漏气程度,连腋下都被盘出包浆来了,估计八手货都是轻的。”

前后都不能用,只能试试嘴了。曹玄再一次看了看娃娃那张不正常的巨嘴,“唉,真是造孽啊,上一任主人肯定是个恶心的死宅。嘴角两边都已经脱胶了。”

尝试了几次,曹玄也狠不下心,将东西塞进娃娃嘴里,忽的他发现娃娃的鼻孔还是完好无损的。

“哈哈哈,还算人道,至少鼻孔还能用。”

“啪嗒!”

正当曹玄想提枪上马的时候,院子里一声异响传来。有那么一丝经验的人都能听出来,这是脚踩断树枝的声音。

“谁啊?谁在外面!”

这年月,害命的歹人虽不多,但偷鸡摸狗却也并非罕见。

曹玄大喝了一声,快速的提好裤子,冲了出去。并不是害怕被偷走什么东西,而是害怕那人没头没脑的冲进来撞破自己房里的苟且。

要是再被传出去,曹玄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冲出去的曹玄发现院墙下正立着一道黑影,浑身黑衣,头上扣着斗笠,借着依稀的月光,曹玄看到那人脸上还带着一张铜锤花脸的脸谱,让人感觉有些滑稽又有些可怖。

整个人隐没在夜色里,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生气,仿佛根本不是活人。

“嗬,金行门真是破落了,就只剩下这么个毛都没长好的毛头小子出来迎客了吗?”

那人喉结蠕动,发出一阵刺耳的嗓音。

曹玄眉头一皱,这人不是小偷,金行门的牌匾虽然挂在牌楼上,但这年头知道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

显然,眼前这人来者不善啊!

“你是谁?来此作甚?”

曹玄警惕的问到。

“哈哈,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小子,交出秘典,留你全尸!”

秘典二字出口,曹玄便意识到这家伙恐怕亦是某些修行中人,眉头冷竖,内劲催动,手一挥,袖口摆动,藏在袖口中的一道黄纸便飞激而出。

“哼,不识抬举!”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双脚连动,不退反进,一把抓碎黄纸,欺身上前,一掌拍击在曹玄前胸。

巨大的力量将曹玄整个人拍飞出去,撞击在了门口的石狮上。

“好强,我以20年功力内劲催发出的血溅符咒对方挥手即破,此人修为恐怖!难道我曹玄今日便要翻车于此吗?”

曹玄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只这一下便受了轻伤,内心忐忑,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平日里总是在牌位前哭喊修为无用,久而久之便疏于练习的曹玄,临阵经验十分缺乏,此番一来便碰到不可力敌的对手,实在有些狼狈。

“呵呵,金行门,要翻天了不成,是愚蠢还是真不知道天有多大?门口的镇宅石狮都已经超出规格了。”

那黑衣人一招得手,却并未乘胜追击,看到门口的两尊石狮,仿佛来了兴趣,开始嘲讽起来。

“想当年,帝王府前的石狮,脖子上的璎珞珠也不过14颗,象征着九五至尊,而这两尊石狮的璎珞珠却有20颗之多,怎么?想升天做玉皇大帝啊?”

“呸,无知老贼!那代表的是三山五岳,四海八荒,是我金行门护佑天下的宏愿,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辱我门派威仪?”

曹玄吐出一口血沫,呸了一口。愤怒的反驳着黑夜人。

从小便受到父亲教育的曹玄心中,金行门那就是英雄之地,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他绝不允许有人侮辱金行门。

“嗬嗬,好好好!很好!好一个护佑天下,金行门的小子,今日你恐怕自己的小命难保,还护佑天下,我倒要看看你有何德何能!”

黑衣人仿佛对曹玄的话非常的上火,语气变得有些激烈,说话间,右手举起,五根手指上冒出丝丝的黑炎。

黑色的炎火无声无息,但却灼烧得周围的空气开始扭曲,发出嗤嗤的声响,更有许多不明的液体从黑衣人的手上滑落,滴答到地上将泥面击出一片小坑。

“食心火??你是到底是谁?”

曹玄认出了那恐怖黑炎,与祖辈们的讲述一模一样,乃是天下奇邪之物,其并非是真火,而是一种怨气,想要修成此物,必有上千冤魂饮恨于此人之手,集千人怨气于体,方能有机会修成。

换言之,这家伙乃是一罪大恶极之徒!曹家先祖曾有幸见识过一次,那还是千年前的事情,处于鼎盛时期的七门联手,诛杀江湖第一魔头。七门虽侥幸取胜,但也伤亡惨重,七门上万弟子,十不存一。七门也就此走向没落,直至今日,勉强延续着传承。

而食心火的威能也就是从那时候而名声大噪,曹家先祖曾言,碰到这样的人,十死无生!

“有点见识,受死!”

黑衣人淡淡说了一句,手指连连弹动,一道道黑色的细线迅捷的飞往曹玄。

“金灵护佑!”

曹玄双眼圆睁,猛的一拍胸口,一口老血喷出,喷洒在手中的黄符上,大喝一声。

随即,一道金光猛的爆裂开来,形成一道人型护罩,将曹玄罩在其内,黑炎急速的轰击在护罩上。

轰鸣声不绝,曹玄连连后退,金光护罩只坚持了不到五吸便化作点点光芒,消失了。

“正道崩缺,天亡我也!”

曹玄见此,哀叹一声,双眼一闭,做好了等死的打算。

“可怜,我刚买的娃娃还一次都没用过啊!”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