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腹黑总裁太难缠小说_腹黑总裁太难缠小说阅读

完本

腹黑总裁太难缠

来源:书丛 作者:出逃的熊猫 主角:总裁,豪门,先虐后宠 标签:难缠总裁归来

今天小编带来腹黑总裁太难缠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总裁,豪门,先虐后宠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出逃的熊猫,六年前,相爱如他们,却因为家庭的破碎离合分开。六年后,再见,他已是俪豪集团的总裁,而他为报复而归。初见便是抵死缠绵,她的身心如六年前一般迅速沦陷。揭开六年前的真相,她才发现,那个深深折磨着她的人为她隐忍、付出了多少。而他才知道,这六年,她也早已不是六年前那个她……“萧纪,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腹黑总裁太难缠精彩章节:

黑夜降临得特别得快,至少在沈寒栖眼里,今天的夜晚到来得特别的快。

“寒栖,不是让你晚上去取稿,你不去吗?”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左昕却见她没有要走的样子,于是好心提醒她一下。

“哦……”

“哟,人家有个万能的哥哥呢,这点儿事情还麻烦人家大晚上的去,我怕我们这个小社承受不起啊。”黎万嘉一口酸溜溜的语气。

“那你没万能的哥哥,你去呗。”

黎万嘉平时就爱针对沈寒栖,因为沈寒栖来之前她和主编是好朋友,她就爱仗势欺人,自沈寒栖来之后,最有权势的就不是她了,她对沈寒栖说话一向都是酸溜溜的。因为沈寒栖的哥哥沈海知是C大著名的教授,而且据说他还管理着远致集团,相当于没挂名的CEO。她最看不惯她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你!”

“怎么?”

“你给我小心说话!”

“昕,万嘉,麻烦你们加班了,我马上去。”沈寒栖马上收拾好包离开编辑部,不管接下来迎接她的是什么,她都必须要面对。她的工作是这样,而且她最不想躲避的人就是萧纪,最想补偿的人也是萧纪。

眼前的别墅,似乎比多年前他住的地方更加的豪华了。她当然知道俪豪集团是怎么样的一个跨过集团,是萧家也无法比拟的,他们的总裁有这样的资产丝毫不为过。

未知的事情总是令人恐惧的,在门外踌躇了一会儿,她还是决定面对现实,“叮咚。”

“门没锁……”

推门进去便看见萧纪随意的靠着沙发,翘着二郎腿坐着。

“肖、肖总,我……我来取稿件。”沈寒栖站在门口,也没有换鞋。她有些害怕现在的萧纪,甚至害怕太靠近他。下午经历的痛让她更加的畏惧。

萧纪抬头,看她畏畏缩缩的样子不满的皱眉,“进来!”

她心中一颤,仓促的脱了鞋,发现门口放着一双hellokitty女士拖鞋,俨然是她几年前喜欢的模样。又或许,他已经有其他人了吗?

六年,太久。有了也并不奇怪吧,她又能怪谁呢,自愿停在原地的人是她。

她紧张的拽着包的带子,手中渗出汗水,让她有些抓不住包带,“肖总,能把稿件给我了吗?”

萧纪像是没听到似的,一手跩过她,她整个人跌倒在沙发上,他顺势趴上去,覆盖住她整个人。

“肖、肖总……”

“稿件我已经派人送过去了。”萧纪有些不耐烦的扯着本就不整齐了的领带,欺身附上去。

“不要……”沈寒栖双手抵在他胸前,头偏向另一侧不让他靠近。却在他的肩上闻到了酒的味道,她回头才看到桌上全是歪七倒八的酒瓶。刚才过于紧张,竟然一点儿都没发觉,他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她用尽了力气,把他挪到一边,“你喝醉了……”

“小栖……”

“小栖……”

本想给他挪一个舒服的姿势,却丝毫挪不动,他的头就那么埋在她的肩窝处,她听到他一次又一次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她放弃挣扎了,手垂在两侧。

萧纪,你的心里,有我的位置吗?

她轻轻的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他随意的耷拉着的头发,不像下午见时那样,其实他也不过才二十多岁,却把额前的头发吹起来,看起来一副很成熟的样子。现在的他有些颓然,看着却有几分孩子气。

一个大男人的体重总是不可能轻的,一会儿她便承受不了那个重量了,她想尝试着挪动他。

“不要走,小栖……不要走……”

沈寒栖的心急速的跳动着,这么多年,是他的心真的还在自己身上吗?可当年离开的人是你啊,萧纪……

“我不走,我扶你去卧室好不好?”她耐心的哄着他,费尽力气才把他搬到了卧室。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爱住在最里面的那间,所以她一猜就对了。

本想把人丢在床上,却连同自己一起栽了下去。他的意识缓缓的恢复了一点,却依然是模糊的。他撑起自己的上身,眯着眼睛看着她,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摩挲着,喃喃道,“小栖……”

呢喃间,湿湿的吻落下。她偏着头,泪水从眼角滑落。

“萧纪……”

她双手轻轻的抱住他的头,像是无形中的应许,似乎萧纪也感受到了,身体的知觉开始回笼,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本来稀疏的吻也变成了热烈的啃咬,刺痛着沈寒栖的身,也刺痛着她的心。

“轻点儿,疼……”她本是无意识的话,没想到他的动作却是真的放轻了。她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她知道自己再来招惹萧纪不对,可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不自禁的回应他的所有动作,疼痛更是让她迷了心智。有些人,就注定是契合的一对,心或者身。

一夜沉浮,喝醉了的他和白日里的他不一样,温柔的缠绵,让她觉得他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他。不算温柔体贴,却对她异常温柔体贴的萧纪。

他早已在事后沉沉的睡去,搂着她腰际的手力道却不减丝毫。她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他逐渐明显的轮廓,还是那么俊秀的面容,她也很怀念一睁眼就可以看见他笑脸的日子……直到天际逐渐发亮,她才缩在他的怀里逐渐昏睡过去。

这一夜,她睡得特别的踏实。可能是特别累的缘故,但更多的是安心。只要能在他怀里,她就觉得安心,即使他还恨她。

萧纪醒来的时候头还在发痛,低头却看见嘴角带着笑意在自己怀中睡着的女子,昨晚的记忆慢慢的回笼,他的眉间一抹痛色。

不得不承认,六年,他的心里从未放下过这个女人。有时候他的心中被仇恨充斥着,可看见她之后他便觉得自己恨不起来了,但是,他必须让自己有仇恨,才能让自己狠下心去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可他的仇恨却在不经意中伤害着他最爱的女人……

小栖,我该拿你怎么办?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