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腹黑总裁太难缠出逃的熊猫_腹黑总裁太难缠出逃的熊猫小说阅读

完本

腹黑总裁太难缠

来源:书丛 作者:出逃的熊猫 主角:总裁,豪门,先虐后宠 标签:难缠总裁归来

今天小编带来腹黑总裁太难缠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总裁,豪门,先虐后宠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出逃的熊猫,六年前,相爱如他们,却因为家庭的破碎离合分开。六年后,再见,他已是俪豪集团的总裁,而他为报复而归。初见便是抵死缠绵,她的身心如六年前一般迅速沦陷。揭开六年前的真相,她才发现,那个深深折磨着她的人为她隐忍、付出了多少。而他才知道,这六年,她也早已不是六年前那个她……“萧纪,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腹黑总裁太难缠精彩章节:

10月的C市已经开始刮起了秋风,窗外行道树的叶子撒得满地金黄,今年的秋风和落叶中却带来了一个C市的传奇。

肖寒,国内外知名的建筑设计师,才从国外回来便上任俪豪集团总裁。她们悦读编辑部当然不会错过这次采访,在主编多次沟通之后终于说通了这个从未露面的神秘总裁接受采访,条件是只能进行文字采访,而且,人只能是沈寒栖。

站在俪豪集团楼下,沈寒栖对这栋高耸的建筑有些望而生畏,心中不知名的悸动。

“你好,我是悦读编辑部的编辑,今天约了肖总采访。”沈寒栖客气的询问之后,前台将她带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

她伸手敲门,里面响起低沉的声音,“请进。”

她敲门的手有些发愣,那个声音陌生而熟悉,低沉却觉得像一把利器敲在她的心上。进门,肖寒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大门,负手而立。

“肖总,你好,我是悦读编辑部的沈寒栖……”

沈寒栖自我介绍之际,肖寒已转过身来,看清楚他的面容,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他却步步紧逼,走到她的面前,嘴角勾起一抹难以理解的弧度,“过得还好吗?”

她别过脸,不敢看他的表情,她欠他的,她知道。

肖寒硬是将她的脸扳正,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说话!”

“萧纪……”

肖寒突然撤下了手,理了理因动作弧度太大而弄乱的西装,“我现在叫肖寒,不是当年的萧纪。”

“对不起……”沈寒栖低着头。

“对不起有用吗?”他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冰冷的利剑,刺痛了她的眼睛。

沈寒栖眼中泛着泪花,六年,他们分开了六年。六年之后的再次见面却是这样的局面吗?萧纪……

“萧家的生活怎么样?萧天啸对你们还好吗?”他的语气中除了嘲讽还是嘲讽。

沈寒栖咬着唇,没有回答。萧家的生活怎么样,她怎么会知道呢?

见她没有反应,肖寒再次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却看到她泛着泪光的眸子和几乎快咬破了的唇。

鬼使神差,他附上她的唇,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痛,他竟然也还是那么痛。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他对她,还是那么没长进吗?

沈寒栖开始挣扎,“萧纪……”

她越是挣扎,他捏着她下巴的手越是用力,都快把她的下巴捏碎了。剧痛让她皱着眉头,肖寒看见她紧缩的眉头,却以为是她的厌恶。

她就那么厌恶他的吻吗?可她越是厌恶的东西,他越是要让她尝受!

他倏地的加深这个吻,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带进自己的怀里。手在她因被迫提高的身子而上滑的上衣底部摩挲着。

“萧纪,不要……”

这一句拒绝却让他整个人都发了狠似的,加强了手上的力道。她不要?那他便偏偏要她要!沈寒栖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他生生的折断了!

下一刻她就被他抱到了办公桌上,抵死,缠绵。她无力挣扎,眼泪一次又一次的流下,他却作浑然不知的样子继续他的动作。

她咬着唇逼迫自己不发出声音,耳畔传来他的闷哼声。她的手轻轻的环上他的背,还在动作的人却忽然一愣,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一颤,突然把她丢开。

沈寒栖一下子摔在地上,身上痛,下身也痛。就那么赤裸裸的被丢弃,她用尽力气站起来背对着他整理好衣服,那人却面色如旧,整理好自己的衣装。

当年是他们一家伤害了萧纪,他的报复,也该由她来受。可是,萧纪,她曾深深爱过的萧纪,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今天来什么事?”萧纪的侧脸还有汗水,而她的发间也被汗水湿透。

“我……”她艰难的开口,“我来确认采访稿。这是采访稿……”

萧纪接过稿件,随手丢到办公桌上,“今天晚上到我别墅来取。”

“可……”她们今晚就要下到印刷厂了。

“还有什么事吗?我很忙。”说话间,他已经淡定自若的坐到了办公桌前,拨通了秘书室的电话,“左助,送客。”

总裁办公室的门立马被推开,“沈小姐,请。”

“谢谢。”沈寒栖礼貌的道谢,拿着自己的东西仓皇而逃。

她设想过无数个他们再次相遇的场景,或许她会被他视而不见,或许她会被他仇视,或许……太多的或许,可她没想到过事情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萧纪,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沈寒栖和左助都已经退出了办公室,萧纪立马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笔。看到她,为什么他还是会冲动?明明已经想好了,他要把他的痛苦都报复在她的身上,可是为什么,看到她还是会失控?就那么,在这里,要了她……

萧纪,你都干了些什么?

他扶着额头,眉头紧蹙。

六年没见,她出落得更美丽了。六年,她似乎也变了。当初的马尾变成了今日及腰的长发,当初活泼要强的她,如今变得安静隐忍。

沈寒栖失魂落魄的回到编辑部,左昕立马凑了上来,“寒栖,你回来了?怎么样怎么样?肖寒是不是很帅啊?”

“恩。”她勉强扬起微笑。

“寒栖,你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左昕发现她不对劲。

她摇头否认。

“那稿子确认了吗?我要去交稿了。”

“不好意思,他好像很忙,还没有看,让我晚上再去拿。”沈寒栖有点儿愧疚,出版社的印刷时间都是固定的,下午送往印刷厂,晚上就可出来,早上就发行了。可因为她的私人原因,今晚大家都要加班了。

左昕果然一副惆怅的样子,“有钱人怎么都这样啊。有钱就是任性!姐不想加班啊!我拿这点儿工资容易吗我……呜呜……”

“对不起啊……”

“你道什么歉啊,又不是你的错!都是有钱人的臭毛病!”左昕道,“我去采访的时候还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哼!”

沈寒栖一笑。

他说晚上……

手机短信铃声响了,她打开手机,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号码,上面附带着一串地址。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