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异魔乔依_异魔乔依小说阅读

完本

异魔

来源:掌中云 作者:乔依 主角: 标签:

今天小编带来异魔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乔依,鞭炮的声音忽然间响起,闪耀的火花把院子照亮,高高的灯笼挂满了从房门到正堂的路途中,悠君骑上高头大马,对着身后的吹鼓手和轿夫拱手施礼,脸上的笑容溢于言表,那是幸福的笑容。当马儿开始上路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他马上就和若兰有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了。

异魔

推荐指数:10分

《异魔》在线阅读全文

异魔精彩章节:

天空万里无云,一片爽朗清新。

雷毅从配房走出,双手端着刚刚熬制好的草药向正堂走去,院子里花草丛生,这些活原来都是悠君在做,而雷毅专心研究药学,最近事情繁多,悠君没有有时间打扫,自然让农家小院荒芜了许多。

雷毅的草药是从距离冥城二十里之外的孤山崖边采到的,根据医学药典记载,当冬春交接的季节中,人迹罕至的古老山崖背影处,往往会生出一种紫色花蕾,白色花瓣的花草,取起花茎,配上麝香、当归、白芷、半夏、黄芪,用温火熬制一炷香的功夫,便是世上最好的恢复内力增强体力的良药。

雷毅为了给哥哥找到这味药,险些在攀越山崖时丢掉性命。但这一切都不重要,最为重要的就是让哥哥快点康复,曾经安安静静的生活是那么的美好。

可是,老天注定不会让这么一个异能的家族平静地生活下去,他们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无法自我控制的,在冥冥中是要完成他们身上永远不能逃离的使命的。

一个女声忽然穿进了雷毅的耳朵,“你好,我问一下,你们家是不是有一个病人?”

雷毅愣住,手里的草药险些溅出,他愣愣地盯着来人,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样子虽然不及若兰清秀,但独有的傲骨气质让人顿生恋恋爱意。

雷毅急忙停止住自己的这种没有来由的想法,一种淡淡的不安涌上了心头,他故作震惊地说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是一个医生,如果你有病人需要看病的话,我可以适当出诊,当然出诊的费用要高一些。”

女子淡淡地叹口气,平冷静地说道:“你很会掩饰,但是你说谎的功夫显然不到家。

雷毅不明白女子的意思,反问道:“怎么说呢?你怎么知道我是在和你说谎,再说,我有什么必要和你说谎呢。”

女子的眼睛死死盯着雷毅手里的药坛,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说道:“你的药难道不是给病人喝的么?你要去正堂,正堂里躺着病人。”

“但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雷毅开始对女子充满敌意,他在猜测这个女子是不是刻意来索取哥哥悠君性命的人,要知道若兰是一个通缉犯,而悠君不顾性命地寻找若兰,悠君释放的灵力肯定会惊动异能人类,对于追查若兰的异能人来说,悠君无疑是最大的包庇罪犯,应当和若兰同罪论处。

女子再次淡淡地笑了,她看着雷毅,竟然缓缓走近,这让雷毅不知所措,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像哥哥一样逼出体内的灵力,和女子决一死斗,雷毅的大脑里激烈地冲撞着这个矛盾。他不安地看着女子走进正堂,正想用猛力把女子拉出来,却被一阵疾风吹出,他打了一个踉跄,如他猜测的完全一样,这个女子是来自异能族类。

雷毅的心猛然一沉,手里的药坛子摔落在地上,汤药四溅,裤脚潮湿一片。雷毅咬咬牙,暗暗对自己说道,如果女子胆敢对悠君不利,那么今日便是他雷毅打破体内封印的时刻,他必然要和女子拼一个你死我活,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哥哥的安全。

当他急速冲进屋内之后,他完全地傻住了,他看到了和他脑海中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场景。那个女子正色坐在哥哥悠君的床前,脸色红晕,悠君也是面带笑容,显然一副老朋友相见的样子。

悠君想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被女子重新按下,他有些尴尬地笑着说道:“谢谢你救了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的名字,日后我一定加倍补偿你。”

女子淡淡一笑,摇着脑袋,沉默不语。

悠君继续说道:“当时我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让我感觉好熟悉,是不是一个很长时间没有相见的老朋友呢。现在我不用这么想了,我们算是第二次见面,就是老朋友重新相见的感觉。”

女子的笑容里包含着一丝羞涩,她低低地说道:“你要不要跟着我走,我去带你见一个人。”

雷毅急忙冲到跟前,用胳膊拦住女子,愤恨地说道:“谁也别想从我的手里把哥哥夺走,如果你想对我哥哥不利,我即便用尽全身能力,也要和你拼一个鱼死网破!”

女子有些诧异地盯着雷毅,她从雷毅坚定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种亲情的力量,她叹息道:“没想到,你们兄弟二人的感情竟然如此深厚,是我所不能企及的,真的很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弟弟。但是,你今天必须要跟着我走,你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雷毅已经做好了逼出体内灵力的准备,他一字一顿地对这女子大声地说道:“可是,我并不明白你的意思,如果不把话说清楚,即便是你,今天也别想从我的家里走出。”

女子愣住,随即扑哧一笑,爽朗地说道:“你这个弟弟当真是童言有趣的很,他能挡得住我么,再说,我也不是想害你啊。”

悠君急忙正色看着雷毅,大声地说道:“雷毅!你还不赶快给她道歉,要不是她用灵力寻回了我的灵力,并用封印把灵力封存在我的体内,恐怕我早就死在皜岩山上了。”

雷毅眨着眼睛,其实,他已经听到了悠君和女子的对话,也知道女子就是救的哥哥的恩人,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哥哥再次出门,他恐惧哥哥会做出一些难以收拾的事情。

悠君再次用愤怒的眼睛盯着雷毅,厉声喝到:“你还不快给恩人道歉,难道让我起身帮着你鞠躬不成?”

悠君一边说着,便一边努力起身,雷毅知道哥哥的脾气,便撅着嘴巴轻轻施了一礼,轻声细语地说道:“谢谢恩人搭救我哥哥性命,但是请恩人好人做到底,不要再让我哥哥把性命丢掉好么?”

前面的话是悠君所预料到的,但是后面的话让他不知所措,女子也是如此,惊讶地看着雷毅不知道如何回答。在沉默良久之后,女子缓缓起身,淡淡地对悠君说道:“或许,是我来错了,我没有想到在你的家族里,维持平静的生活显得如此重要。”

悠君急忙伸手拦住,却没有抓住女子的衣襟,他急忙奋力起身,身体从床上摔下来,雷毅看到,急忙过去搀扶,悠君却让雷毅马上追回女子,他还有重要的话要说。

雷毅开始并不愿意,用红肿的眼睛盯着哥哥,神色犹豫,在被悠君打了一记沉重的耳光之后,雷毅憋着怒火冲出正堂,拦住女子的去路。

女子并非真要离去,而是用这种较为极端的方式试探悠君,看看若兰在悠君的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这一计策似乎起到了作用,她停在雷毅的面前,平静地问道:“我不想让你把我想象成为,害你哥哥的人。所以,我要及时离去,免得换来一个害人性命的名声。可是,你又追来,是不是不合情理,欺人太甚了呢?”

雷毅原本也是一肚子怒火,但担心女子不会跟着自己回到正堂见哥哥,便忍下怒火,声音僵硬地说道:“我先给你道歉,请你原谅我的冒犯。但是,我确实有一事相求,请你回去见见我哥哥,你走后,他就从床上摔了下来,他说,他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讲。我求求你,我哥哥的性命比我的要重要。”

女子愣住,怀疑地问道:“在你的心里,你果真是这么想的么?”

雷毅点点头,坚定地神色让女子心生敬意,她长舒一口气,淡淡地说道:“好吧,我跟你回去,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须现在就答应我。”

雷毅急忙说道:“什么事情,快快说来。”

女子沉吟片刻,露出微微的笑容,这丝笑容里包含着隐隐的诡异,她的语速突然变得很快,“我告诉你,我回去后,你哥哥做出的决定,你不能进行任何阻拦,否则我断然不会跟你回去。听明白没有,给你一刻钟的考虑时间,我在这里等着。”

雷毅确实迟疑了,他隐隐感觉哥哥最终还是会答应跟着这个女子走的,但是现在不让女子回去见哥哥,悠君一定会从此记恨他的。于是,雷毅下定决心般说道:“不用等一刻钟了,我现在就答应你,这是哥哥的意思,我不想让他生气。”

女子爽快地点点头,径直抛下雷毅,疾步返回到悠君身旁,悠君已经步履蹒跚地走到门口,望眼欲穿地望着归来的女子,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看到悠君的女子同样露出了笑容,两个人不用在用任何言语交流,各自心里的决定已经清晰可见。

“准备好了么?”女子低低地问道。

“准备好了。”悠君坚定地回答。

“等一等!”雷毅呼呼喘着粗气,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裹,“哥哥,这个是给你预备的草药,记得准时喝药,我在家里等你的好消息。母亲那里,我会帮助你隐瞒的。”

悠君感激地看着雷毅,女子施展空间挪移,在光影闪烁中,黑白两色没有了界限,整个空间忽明忽暗地交换,当一切都消失的时候,悠君和女子也没有了任何踪影,只剩下孤零零的雷毅望着晴空万里的天色,暗自感叹人生起伏不定。

圣落村圣殿的南侧休息室内。

依朵满脸愁容地看着床上的若兰,心里起伏不定,她暗暗地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当圣殿外有脚步走动的时候,她都会警觉地撤下床上的布帘,轻轻关上房门,假装无所事事的样子向圣殿外的街道上看上几眼。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