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苏牧李文柔小说_苏牧李文柔小说名字

连载中

破天灵尊

来源:掌中云 作者:青衣 主角:苏牧,李文柔 标签:

今天小编带来破天灵尊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苏牧,李文柔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青衣,“逆天尚有活路,逆衪绝无生机!”这天底下的事儿,都由仙人定。凡俗众生只可修己身今世。吞五行于心脾肝脏,点心灯,渡灵劫,成天人。只是那不起眼的小地儿,走出了一个十来岁,乳臭未干的小子。白衣蛇玉,震得天底下的仙妖怪道一个哆嗦!眨眼的功夫,便将天地扎了个透心凉。

破天灵尊精彩章节:

苏牧离开院子,先朝着后勤管事那里走去。

苏府内的灵决塔是需要时间的。

旁系每年可以借阅两本,在灵决塔停留七天。

主家每年可以借阅五十本,在灵决塔停留一百天!

这,就是主家和旁系的差距。

无论生活还是修炼,都是天差地别!

而灵决塔还是整个苏府最佳的修炼圣地!

在灵决塔里有一面观灵台。

那是苏家历代高手修炼灵决大成后,才有资格留下的印记。能给修行灵决的人带来极大的感悟。

而且,为了让观灵印长久保存,那里更是花费重金设计了聚灵阵。

虽然灵气主要为了保护观灵印,但是在其中修炼,灵气也比外界丰富五成!

后勤大院就在东边,每天都少不了人排队。

一路上人不少人认出了苏牧来,但是也没人故意犯贱招惹。

苏牧虽然落魄,但是只要苏牧爷爷还是家主,他就是主家的人!

一个旁系得罪主家,就像是下人找主子的事儿。

狗血的很。

没有什么原因,没人会吃饱了撑着干这事儿。

主家也不用排队,苏牧直接大步走到了柜子前面。

“你?”

那后勤管事一眼就看到了苏牧,他呲笑着摆了摆手道:“才领了这个月的灵药,八公子还来干嘛?”

苏牧倚在座子上,仿佛没看到管事眼中的不屑,淡淡道:“给我拿灵决塔的时间牌。”

闻言,那管事似笑非笑道:“呦,原来八公子是要修炼呢!我给公子看看。”

说着,那管事抽出一个竹简,胡乱翻了翻,道:“哎哟,可真不巧,八公子,您的时间被二公子拿去赏赐下人了。”

后勤管事脸上带着一抹不屑,讥讽道:“咱们苏府的修炼时间可是金贵的很呢,二公子拿去,其实比给您个更合适,你说对吧?”

“赏赐给旁系,孬好还能有点动静。总比放在公子手里发霉好吧?”

闻言,周围的旁系发出阵阵哄笑。

这个世界,终究是实力为尊!

一个废物,就算是主家也不可能被重视!

而且,一旦苏凉父亲继承家主,其他的主家,包括苏牧,立刻就会沦为旁系!

苏牧看着后勤管事笑眯眯的嘴脸,心头冷笑。

这个家伙,恐怕已经是二伯的人了。

苏牧笑了,他点了点头,走上来对那后勤管事道:“管事说的有道理。”

那管事听着苏牧的话,眼中轻蔑毫不遮掩,却还故作礼态,似笑非笑道:“哪里哪里,咱还是按照规矩做事。还是八公子宽宏大量,为苏家贡……”

“嘭!”

一声闷响。

所有在旁边哄笑的旁系,都呆滞了。

在前面,原本看起来服软的苏牧,竟然一把扯过那管事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砸在了桌子上!

“你!”

管事整个鼻子都塌了下去,满脸是血!

“你找死!”

一个后勤管事,若真是一点实力都没有,也镇不住场子!

此刻,一股灵涌境的气息,在那管事的身上猛然迸发!

“好强!”

“这……刘管事竟然有这个实力!”

“这是灵涌?!”

“而且是前期巅峰!”

……

在一群主流灵肉前中期的旁系眼中,此刻的刘管事,强的恐怖!

灵涌期,看似和灵肉后期,只是炼魄三层和四层的区别。

但是逢三为劫,从灵肉到灵涌,虽然不敢说脱胎换骨,但是差距极大!

单单灵力的量上,就是数倍!

一线之隔,却如同鸿沟!无数天资不佳,资源不足的修士,甚至一生都困在灵肉后期!

“小子,袭击后勤管事,我有理由认为你图谋不轨,还是跟我刑堂走一趟吧!”

刘管事面色发冷,他看着苏牧淡淡道,手中是渐渐涌动的灵决。

“哦,是吗?”

只是苏牧却仿佛不在意,而是继续伸出手,朝着刘管事的脑袋抓去!

“找死!”

看出苏牧意图的刘管事眼神一狠,直接一掌拍向了苏牧的胸膛!

同样的手段还想搞自己两遍?!

当自己眼瞎吗!

他早就投靠了苏凉的父亲苏子若!

别说是攻击苏牧,只要别杀了他,让他重伤都没事!

只是此刻,苏牧眼中神图一闪,整个人猛然放大!

“吼!!”

一声凶吼,瞬间让刘管事的动作一懈!

紧接着,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个远比之前巨大恐怖的手掌,一把扣住他的脑袋,然后同样的动作,直接朝着桌子砸了下去!

嘭!

在苏牧巨大的力量下,木质的桌面瞬间崩塌!

苏牧提起刘管事血淋淋的脑袋道:“刘管事,清醒一点了吗?”

“啊啊啊!我杀了你!”

在苏家这么多年,他那里受过这般屈辱!

整张脸都被苏牧砸的血肉模糊,近乎破了相!

只是,他引以为傲的灵气,在苏牧手中好像丝毫没有作用,自己的灵气接触到苏牧的身体,瞬间就消失一空,在他那恐怖的怪力下,自己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看来还没清醒。”

苏牧看着刘管事的眼睛,一笑。

嘭!

“你……代家主不会放过你!”

刘管事怒吼挣扎,灵气覆盖在了自己脸上!

嘭!

灵气震裂!

“不!停下……你等着进刑堂吧!苏家……唔!”

嘭!

“你!”

嘭!

“我……”

嘭!

……

“咕噜!”

周围的旁系,早就没了动静。

太凶残了!

一个灵涌期的高手,在苏牧的手上,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这还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吗?!

不过更让旁系子弟嫉妒和震撼的,是苏牧的眼睛。

那亮起的左眼,里面蛛网般的咒纹,显然就是神图!

天!

这八公子……

竟然成为了神师!

那可是地位尊贵无比的存在!

任何一个宗门势力,永远都不会拒绝一个神师。

哪怕这个神师无法修炼!

他们自身掌握的神图,是可以烙印下来的。

修士可以通过神师掌握神通,不过是一次性的,每次施展了,都要找神师再次烙印。

神师掌握了永远不会缺少买家的市场。

而他们手中的神图,就是所有修士追捧的至宝!

更何况,每一个神师除了神通之外,更是魂力强悍,在阵法炼丹御兽锻器等各种领域,都比普通修士更有天赋!

“饶……饶命……”

不知道第几次,刘管事终于是撑不住了。

此刻,他已经是满脸鲜血,整个脸上被刺入了无数细小的木渣和碎石。

“清醒点了?”

“清……清醒了。”

“很好。”

苏牧拍了拍刘管事的脸庞,在他的指缝里,是一根根透明的,比发丝还细小的软针。

随着苏牧拍打他的脸庞,一根根软针被苏牧精巧的刺进了刘管事的头骨缝隙,如同虾仁的形状一般弯曲在骨缝中,被淡淡灵气包裹着。

而此刻刘管事的脸上血肉模糊,疼痛难忍,丝毫没有任何察觉。

“你要记住,我,是主家。”

苏牧提起刘管事的脑袋,道:“而你,只是奴才!”

“是……是,小的记住了。”

“很好。”

苏牧站起来道:“苏凉的灵决塔还有多少时间?”

“啊?”

苏牧眼睛一眯,道:“说!”

刘管事颤巍巍的翻了翻,道:“还有……二百零七天。”

“呵呵。”

苏牧冷笑,自己的二哥,还真是不手软,这么个数,恐怕不仅仅是自己,不少旁系的时间都被他搜刮了吧?

“全转给我。”

“啊!?”

刘管事一愣。

“怎么,他能借,我不能?”

看着苏牧阴森的眼神,刘管事一颤,连连道:“能!”

“他还能借阅多少书?”

“七十二本。”

“也转过来!”

……

拿着手中洁白的玉牌,看着其中夸张的时间,苏牧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有,苏凉有多少灵石灵药?”

闻言,刘管事苦笑道:“八少爷,那种东西,哪能剩下。”

苏牧一想也是,淡淡道:“那好吧,不过,这四年你克扣的灵石灵药,我给你七天。七天你拿不出来,就拿你脑袋偿了吧。”

“这……”

刘管事嘴角一抽,苏凉拿走的,怎么算到自己头上来了!?

自己的刁难折辱,可都是苏凉的老爹授意!

而克扣的灵石,自己都一分不少的交给了二公子苏凉!

但是看着苏牧的样子,刘管事还是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而苏牧更是直接砸了后面的储物柜,将里面的灵药丹药一扫而空!

这些是还没发下去,每个月开始三天发放资源,今天是最后一天,灵药和丹药已经所剩无几了但是现在的苏牧来说,蚊子再小也是肉

扫荡干净,旁边的管事也不敢多嘴。

苏牧淡淡道:“记苏凉账上!”

接着揣着丹药扬长而去。

周围的旁系连忙让出路,脸上都是敬畏的神色。

如果说之前他们是看了苏牧的身份而让路,现在,就是赤.裸裸对实力的敬畏!

一个灵涌期在他手上,和小鸡仔一般!

这种实力,绝对是整个大唐年轻一辈的顶尖人物!

“都滚!今天后勤关门!”

原本排了半天的旁系,听了刘管事的声音也没敢多说。

一个憋屈的灵涌期高手,要是朝着自己这些灵肉期的撒气,那根本挡不住!

看着人渐渐走净的大院,刘管事摸了摸自己血肉模糊的脸,整个人阴沉不定。

还他四年的灵石灵药?

呸!

什么东西!

别说自己拿不出来,就算是有,也不可能给他!

找二公子!

自己就不信了,一个废物主家,就算是成了神师,还能翻天不成!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