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苏瑾茹贺邢洲是哪部小说_苏瑾茹贺邢洲是什么小说

完本

久盼不相思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夜色下的黄昏 主角:苏瑾茹,贺邢洲 标签:

今天小编带来久盼不相思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苏瑾茹,贺邢洲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夜色下的黄昏,苏瑾茹,你是第一个能坐在我车上的女生。”贺邢洲洋洋自得说着,感觉苏瑾茹肯定会受宠若惊。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跟你这种抽烟喝酒,不务正业的人有一丁点关系。”苏瑾茹潇洒转身。七年前,他说“做我女朋友。”苏瑾茹落荒而逃。七年后,贺邢洲抽着烟,表情很淡,“上车。”七年,他对她说着一模一样的话,做着一模一样的事,他们之间,却早已物是人非......

久盼不相思精彩章节:

可是他存心和我作对,从副驾驶拿起那本眼熟的书,晃了晃,说道,“上车就给你。”

我被迫妥协,上车后,他锁了门。我伸手去夺他手里的书,他却长臂一甩,书从空中划过一道弧度,落到后座上。

我瞪了他一眼,“贺邢洲,你什么意思?”

他看了我一眼,下一秒就发动车子,我受惯性影响重重撞向四周,伴随着我的尖叫声,他的车像一只箭划过夕阳的余晖,疯狂飞驰在陡峭的山路上,我紧紧抓着安全带,刚系上,车尾一甩,我的视线变得模糊,速度的变化让我心跳跳得越来越厉害,贺邢洲嘴角微微上扬,第一个冲刺到山脚下,伴随着阵阵少女的欢呼声。

他们都穿着校服,有的画了妆,有的搭着男生的胳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法拉利跑车上。

我有些恍惚,他突然贴近我的脸,嘴角的笑容很迷人。

“苏瑾茹,你是第一个能坐在我车上的女生。”他的声线非常好听,带着致命的诱惑。

我抬起头,不解地皱起眉。我不想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下车直接从后座拿到书,转身离开时,他从车里出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连人直接把我压在引擎车盖上,风刮起地面上的灰尘,夕阳落在彼此的脸上,我羞愤不已,有吹口哨的声音,还有嫉妒的眼神看着我,他却一点平静地宣布:“做我女朋友。”

我用书砸向他的脸,他松开了手,我紧紧抱着书落荒而逃。

周助理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他说,“苏小姐,到了。”

我缓过神,抬头看了眼车窗外,一颗茂盛的大树下停着三辆跑车,其中有两个人坐在跑车的引擎盖上抽烟,互相交流着什么,当我从车里走出来时,我明显感觉到他们顿了一下,不约而同地看向旁边的迈凯轮。

贺邢洲坐在里面。

我走过去,世界很安静,淡淡的烟草味夹在风里飘过来,我故作镇定地扬起笑,“好久不见。”

祁升第一个反应过来,骂了句脏话,道,“果然还是你。”

张野闭上眼睛用手抹了下脸,眼神凶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知道,他们很不想见到我。

张野和祁升是贺邢洲多年的兄弟,同样也都是富二代。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贺邢洲车上还坐着一个女人,她原本在和贺邢洲说话,注意到车窗前的影子,她转过脸,看到我身上的旗袍,笑容瞬间消失。

我看着夏琴的脸,只是一眼,我就转移目光,看向贺邢洲。

“贺先生,谢谢你出手相救。”

贺邢洲抽着烟,表情很淡,“上车。”

同多年前一模一样的话,却早已物是人非,我上了祁升的车。

车往山上开,贺邢洲开在最前面,祁升第二,张野在后。车里安静至极,祁升开车很稳,他看着前方,终是忍不住问我:“你为什么还要出现?”

我笑了一下,“没办法的事情,我知道我不应该打扰到你们。”

他脸色很差,语气很僵硬,“苏瑾茹,已经过去七年了,洲哥早已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不要试图想要从他身上再得到什么。”

我低下头,嘴角的笑有些牵强,“我只是来感谢他的帮助,并无他意。”

车开到山顶,曾经一片荒芜的大地现在变成了一家歌厅。

夏琴从车里出来,看样子她好像真的成功了,挽着贺邢洲的胳膊往里面走。祁升半开玩笑道,“苏瑾茹,你这身打扮很像这里面的服务员。”

我抬起头,夕阳已落,夜盛的招牌亮着华丽的灯光,这就是糜烂的有钱生活。

张野讥笑着说,“我们这儿的服务员可比她聪明多了。”

祁升笑了一声,“是啊,她已经不是18岁的苏瑾茹了。”

我并不在乎他们的冷嘲热讽,面无表情地走进会所。贺邢洲约了一帮商业上的朋友,在包厢里唱歌。我走进去时,他们的目光都赤裸裸地盯着我。

有人笑道:“这是新来的服务员?”

祁升坐到沙发上,笑了一下,“她是来答谢洲哥帮的忙。嘿,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来喝酒啊。”

我看了一眼贺邢洲,他靠在沙发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走向边沿的沙发,张野擦过我的肩膀,坐到祁升旁边,所有人都看着我,除了贺邢洲。

我故作潇洒地拿起桌上的啤酒,“谢谢贺先生的帮助。”这是我第二次亲自答谢他,用酒的方式,希望能够两清。

一个戴眼镜的胖子鼓起掌,“美女好酒量啊!来来来,坐我旁边。”

我迟疑了一下,“贺先生…”

张野打断我的话,“既然你是来答谢贺邢洲的,就别废话!”

我皱起眉,“我是来答谢贺先生的,不是这位先生。”

祁升抽着烟眯起眼睛,正欲说话,身边的人突然俯身掐灭烟,他低着头,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微张,缓缓吐出一口烟,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他说,“想要答谢我可没那么简单,去台上唱首钟总喜欢的歌。”

钟总指的是戴眼镜的胖子,他一手搭在自己的大肚子上,手指上的黄金戒指十分显眼,给人油乎乎的感觉,他笑着说道:“对对对,唱首邓丽君的歌,我最喜欢邓丽君的歌了。”

我想贺邢洲就是故意的,明知道我唱歌很难听,还故意让我献丑。

可是我没办法拒绝,他的确帮了我大忙。我走到台上,包厢里灯光昏暗,不知是谁帮我点了歌,音乐响起,是邓丽君的《甜蜜蜜》,我握着麦克风,看着液晶显示屏亮起的歌词,缓缓唱起来。

我已经很久没有唱过歌,生活的压力让我再也没有心情去高歌一曲,这么想来我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出现在KTV,也是高二那年的终考结束了。

高二年终考试结束后的那天,班长组织大家一起去唱歌,那时候KTV才刚刚开始流行,唱两小时歌特别的贵,白予说他请客,顿时所有人欢呼雀跃。我把书包里的书拿出来偷偷翻到最后一页,黑色的水笔颜色,秀气的字体,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我暗藏已久的情愫。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