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久盼不相思小说_久盼不相思小说阅读

完本

久盼不相思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夜色下的黄昏 主角:苏瑾茹,贺邢洲 标签:

今天小编带来久盼不相思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苏瑾茹,贺邢洲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夜色下的黄昏,苏瑾茹,你是第一个能坐在我车上的女生。”贺邢洲洋洋自得说着,感觉苏瑾茹肯定会受宠若惊。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跟你这种抽烟喝酒,不务正业的人有一丁点关系。”苏瑾茹潇洒转身。七年前,他说“做我女朋友。”苏瑾茹落荒而逃。七年后,贺邢洲抽着烟,表情很淡,“上车。”七年,他对她说着一模一样的话,做着一模一样的事,他们之间,却早已物是人非......

久盼不相思精彩章节:

远处有人踱步在走廊里,由远及近,看样子好像是夏老先生。

我们打了声招呼,李薇推门邀请他进去,忽然,远处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我侧过脸,是前台的服务员。她脸上看起来很差,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慌张道,“瑾茹姐,你弟弟出事了。”

我瞬间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揪起来,大脑一片空白,“你说什么?”

“你手机放在前台没拿,刚刚警察打电话过来,说你弟弟在学校打架把人给打伤了!现在伤者的家长已经在学校闹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打架?一向乖巧懂事的陆靳怎么会和别人打架?我不敢多想,连工作服都来不及换就赶往学校。

李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瑾茹,有什么麻烦给我打电话!”

我脚步一刻未停,隐约听到赵德叙的声音,“外面吵什么呢?!还懂不懂规矩!”

我脚步停顿了两秒,还是朝着门口跑了出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陆靳更重要。

当我赶到学校时,陆靳正站在走廊边,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落下斑驳的树影,他的嘴角有擦伤,身上的校服脏兮兮的,有打斗过的迹象。

我走过去,身上的旗袍显得十分扎眼,陆靳看到我愣了一下,很快别过脸,一句话也没有说。

办公室里传出一阵阵激烈的讨论声,我揪着陆靳的校服拖着他走进去,也许是高跟鞋的声音太轻脆,他们一下子就没了声音,目光齐刷刷看向我们。

陆靳的目光很冷很傲,我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穿着同样校服的男生,他的脸也挨了一拳,坐姿狂妄,不冷不淡的扯了扯嘴角,“这是你姐啊?真看不出来,做服务行业的?”

“服务行业”这四个字听起来很怪异,陆靳立刻恼火道,“程厉江,你什么意思?!”

那男生倒是不生气,只是一脸不屑的看着我们两个,那神情里满是不可一世的骄傲。

我扭头看了看陆靳,他此刻手指攥紧,一双手臂上青劲爆起,若不是因为我在这里,那沙发上的男孩子怕是又要挨上一拳。

我看了看周围,冷下脸呵斥,“陆靳!别说了!”

“主任,你看看你看看,动手打人还不知道错!这种态度我怎么放心把我儿子继续留在学校里!”说话的人是程厉江的母亲赵启燕,我之所以认识,是因为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看到校长亲自和她握手致意,听旁人讲,学校有一栋教学楼就是她赞助的。

我没有想到陆靳会和这么背景强大的学生闹不和,顿时也来了火气,抬手就给了陆靳一巴掌,希望他能够明白,像我们这些没有钱没有势的人,只能退一步,公平和正义那都是有钱人说了算的。

“陆靳,给你的同学道歉。”

我不希望这一次打架导致陆靳被学校开除,他应该考个好大学,有个好的未来,而不能像我,连为弟弟打抱不平的势力都没有。

显然,陆靳并没有领悟,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我,语气很不好,“我凭什么跟他道歉?你是我姐,他在学校里说你之前的那些事情,我就要打烂他的嘴!”

我一怔,没想到陆靳是因为我打的架。

赵启燕气的不行,颤抖着手指着陆靳的脸,怒气冲天道,“瞧瞧他说的话!简直无法无天!郑主任,你今天要是不开除他,休怪我不客气!”

“赵女士,请你冷静一下,孩子不懂事是我没管教好,您别生气,程少爷的医疗费我双倍赔偿,请您再给我弟弟一次机会。”我深鞠一躬,所有的尊严都踩在自己的脚下,为了陆靳,我什么都可以付出。

赵启燕冷哼一声,不屑道,“你也别给我整这套,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今个儿,要么他被开除,要么就等警察来,敢欺负到我程家头上,没什么好商量的!”

赵启燕的狠话、程厉江玩世不恭的冷笑、还有郑主任大气不敢出的模样,我看着他们的脸,忽然心里很难受,没有能力改变现状。

我垂下视线,看着地板上的阳光在晃动,终是一点点突破底线,我闭上眼睛,就在膝盖即将触碰地面的那一瞬间,陆靳狠狠拽着我的胳膊一拎,阻止我下跪的动作。

“姐!”陆靳的声音很响,我抬起头,看见他的眼睛有些发红,眉头紧皱,死死拽着我的胳膊,生怕我会那么做。

程厉江勾起唇角,笑道:“真感人。陆靳,你真该学一学你姐,你要是早点儿下跪道歉,我说不定就原谅你了。”

我明显感觉陆靳的身体变僵硬,我立刻拦住他,说道:“陆靳,算姐姐求你了,不要再说气话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郑主任站起身,走到我们面前,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次打架是陆靳先动的手,虽然同学们都在传不良的八卦,但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吧,我让你赔礼道歉,你还不知悔改,现在你姐也来了,把手续办了吧。”

我顿时慌了,急急道,“郑主任,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您不能这么做啊。陆靳平时学习成绩一直全校前三名,从来没有犯过错,您就看在陆靳的学习成绩上,帮我再劝一下赵女士,多少医疗费我都赔!真的,求求你了郑主任。”

郑主任叹了口气,推了推眼镜说道,“苏女士,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陆靳成绩再好,打人就是不对。校方为此肯定要严惩,给其他人一个警告。你也别再说了,已经决定要开除了。”

在我听到“开除”两个字时,我的心跌入谷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陆靳眼睛里倔强的泪光,我想到八年前的自己,怀孕后受到所有同学的质疑声,校长当着我爸妈的面说我不检点,要开除的字眼在我的脑海里不停的回旋,仿佛我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不配再呆在学校里。

明明很热,我却觉得很冷,爸妈在车里争吵导致右侧的货车避让不及,这场车祸带走了爸妈的生命,也带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