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沈念心穆子晏是哪部小说_沈念心穆子晏是什么小说

完本

重生帝王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楼 主角:沈念心,穆子晏 标签:重生,古言,宅斗,专情,打脸

今天小编带来重生帝王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沈念心,穆子晏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小楼,大铭朝百年之兴,自圣武贤皇帝始。而《大铭史》中有关圣武贤皇帝最多的记载,便是帝后情深的佳话,在民间也是流传甚广。当事人对此却是嗤之以鼻。母仪天下的皇太后重生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她发誓要过一回恣意潇洒的人生,谁料美好生活还没开始,渣男狗皇帝竟然也卷土重来,还成了当朝四皇子!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谁料她战战兢兢避他如蛇蝎,他却非要腻着她谈真爱。沈念心表示:“要真爱?对不起,没有。这个真没有!”

重生帝王妻精彩章节:

聆音要扶着沈念心回到床上,撂帘子,悬丝断脉。结果被沈念心拒绝了,靠坐在小榻上说什么都不起。

于是聆音让听雨往小榻前头摆座插屏,结果也被沈念心以“太麻烦,不方便”拒绝了。

莫如是进来的时候,瞧见的便是沈念心一身闲适地坐在小榻上笑容妍丽的闺秀模样。周身气质温婉柔和,倒是和他从前听说过的那些传闻很不一样。

在这之前,莫如是来安国公府给沈念心看诊,从未这样“坦诚相见”过。当时他给她处理脸上的伤口,也是在她发了高热昏迷不醒的时候。若是她醒着,便都是隔了帘子幔帐悬丝诊脉。

所以这么打眼一瞧,沈念心那张姿容上乘的脸上多了一道碍眼的伤,还能笑得那么坦然自若,倒真是让莫如是有些刮目相看了。

“大姑娘瞧着气色不错,这样很好。心态放松也有助于伤口恢复。”莫如是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取了红丝出来,正要请聆音给沈念心系上,结果沈念心直接从聆音手里接过那团丝绒线,明目张胆地塞到袖口里了。

“莫大夫不必拘礼。”沈念心说着,拽出一条丝帕盖在手腕处,“这样就好了。”

莫如是:“……”还真是不拘小节啊……

而沈念心对莫如是有些尴尬的表情浑不在意,眼睛直直地盯着莫如是的脸和手,好像qinglou楚馆里的恩客们的眼神轻薄。

莫如是不着痕迹地抻了抻袖口,手往袖子里缩了缩,然后又从药箱里取出一条丝绒线交给聆音,沉声跟沈念心告罪。

“沈姑娘,于礼不合。”莫如是虽然沉迷医道,心怀仁意,认为医者治病救人就是苍生平等,但是对于病人是未出阁的女子这种情况,该避讳的也还是知道避嫌的。

沈念心抽走了帕子,知道这是为难莫如是了,心里暗忖着,这莫家的家风倒是历经百年也没有丝毫颓败,子子孙孙们反而越来越像样了。

“我是瞧着莫大夫气色极好,想讨教一两个方子也调养调养。”沈念心本就不在意这类小节,不过心里估摸着,说不准莫如是这是把她当成豺狼虎豹了。

“沈姑娘本就是倾城之姿,底蕴极佳,无需刻意调养。”莫如是碾着指间的丝绒线,略一沉默,道:“沈姑娘这两日恢复的不错,想必很快就可以大安了。”

沈念心顺手解下手腕上的丝绒线,“莫大夫这话便是敷衍了,可是有好方子不舍得割爱?”

不怪沈念心对莫如是家的方子如此执着。前世她还是皇后时,虽然并不得桓成帝那渣男的宠爱,但是作为一个后宫女人,最基本的保养肌肤她还是很看重的。

沈念心早年在漠北边关风餐露宿,虽是女子但跟糙汉子也没什么分别了。做太子妃那会儿,跟桓成帝还是夫妻和睦共患难的时候,对于颜色容貌倒也没有那么在意。而桓成帝登基之后,后宫的女人就越发多了起来。

她这才渐渐发觉,原来所谓夫妻情分还真的比不上那些个年轻妃嫔的嫩脸蛋儿。

她不必费尽心思讨好桓成帝,于是终日倒也得闲,所以自然也有很多空闲时间保养肌肤。有句话说,女为悦己者容,沈念心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虽然她的“悦己者”是她自己,但是如何在深宫之中让自己活得自在高兴,是沈念心上辈子热衷了三十年的事业。

而当时太医院里,专门为栖凤宫随侍的太医就是太医院院首莫闻,倒是给她研制不少美容养颜、滋补减龄的好方子。而那莫闻,也就是这莫如是的祖上。

所以沈念心惦记的是,若是能从莫如是这儿讨来几张好方子,她也好拿去讨好尚书府那位并不怎么待见她的舅母啊。

这么想着,沈念心就顺手摸了莫如是的手一把。

莫如是:“……”所以他这是被非礼了吗?!

啧啧,还真是滑腻啊。沈念心有些意犹未尽,心想着这要是个世家后宅的女子,保准儿是个名动盛京的人啊!

聆音和听雨在一旁见了这场景,连忙尴尬地低下头去,怎么也不敢再抬头乱瞧。

而沈念心却毫不自觉,脸不红心不跳地惊叹道:“莫大夫你这皮肤是真的好啊!”

莫如是俊脸一僵,直接黑了脸,咬了咬牙,沉声回复:“沈姑娘过奖了,因为家学渊源,所以在下自小便跟着太祖在山中学医,许是风水灵气得宜的缘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方子,倒是辜负沈姑娘错爱了。”

沈念心听闻这话咂咂嘴,心道有些可惜,想必是真的没什么特别的好方子了。毕竟现在她脑袋里的记忆告诉她,莫如是从曾祖父辈开始,便不再宫中做御医了,对于女子养颜之道,自然不会再费心钻营。

其实在太医院里,多得是御医世家。就是父辈人在太医院里混得好,自然要让自家的子侄承袭衣钵。

但是莫家是个异数。算算时间,好像是从她作为皇太后的身份薨逝之后,莫闻便告了丁忧,辞去院首的职务回乡养老了。而他终身未娶,莫如是则是他兄长那一支的后代。

虽然不为皇室供职,但是莫氏一族到如今,已经是传承百年声名赫赫的行医世家了。

沈念心叹了口气,想起那莫闻……心里不是没有遗憾的。莫闻出身草芥,却医术卓绝。当年她在漠北驻守,莫闻是她随行的军医。后来大军班师回朝,她被圣旨赐婚入了东宫,莫闻便去投考了太医院。

后宫里阴谋诡道不少,那些个看上去娇花儿般的女人们,心底里可远不如面上看起来那样美好纯良,反而个顶个儿都是黑透了心钻营算计的,背地里下个药,让这宫的昭仪出了红疹,让那宫的婕妤哑了嗓子的,都是家常便饭。

而她在后宫得以安然度过那些年,莫闻的全心护持绝对是功不可没。

沈念心恍然回神,抬头看了莫如是一眼。那彻底黑化的神色跟他那一身白色衣袍还真是不搭!

看着莫如是那副“被人轻薄了好羞愧好悲愤”的表情,沈念心一个绷不住就噗地一声笑开。

莫如是如今刚过志学之年,未及弱冠,不过十六七的年纪,想必平日里也是洁身自好,什么时候与别家的姑娘这般“亲密接触”过?脸红尴尬也是正常的。

不是沈念心脸皮厚,而是在她眼里,莫如是并不是那个别人眼中温润儒雅的俊俏小生,而只是多年故知的重侄孙罢了。

再说了,摸个小手什么的,不至于这么放不开吧?!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