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鸿蒙论道小说_鸿蒙论道小说阅读

连载中

鸿蒙论道

来源:掌中云 作者:道 主角:秦旱,任盈盈 标签:玄幻,修真,修道,人生,经历

今天小编带来鸿蒙论道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秦旱,任盈盈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道,追求永生,实现不死不灭,不管现代,还是古代,有谁不想?可这终是梦幻泡影。不过,却有一少年实现了奇迹。一个微不足道的星球上,一道闪光划过,一少年从此走上了修道之路……

鸿蒙论道精彩章节:

秦旱闭眼,沉睡了几百万亿年的记忆终于苏醒。穿过时间,穿过空间,思绪回到那个让他爱恨交织的地球。

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里,303号房间里坐着两个人,秦旱轻拍着女人的背,把头埋在女人的脖颈里,轻声说:“盈,不会的,我不会放手的,谁也阻止不了我们在一起。”边说着又紧紧搂着盈的腰,生怕下一秒她会消失一样。但盈一直低泣着,没有说话,只是要让自己记住这熟悉的味道,怕一松手,就消失不见。“旱,我们分手吧。”她轻轻的吐出,仿佛是另一个人在说一样。他默然,松手,脸色黯然,退了几步,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握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发怒,生硬地说:“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爱吗?我真是傻。你爸还真是说的对,我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盈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他,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可不能让他陷入自己的家族争斗中。

“那是为什么,我知道,你们一直都看不起我。我不停的努力,想让自己配得上你。想来居然是一场空。”他低笑,两行清泪滑落。

“旱,我...”

“任小姐,我同意,以后我们各走各路。我不会再来缠着你。”秦旱决然说道,自己那么努力,太累了。

“你叫我任小姐,旱,不...”她突然吼了起来。这样她真的无法接受。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走,走啊。”他也发怒,和心爱的人要分手,都是莫名其妙的。他一直认为自己够努力,没想到原来一场空。

“你保重。”她从他身边走过。他盯着她,眼神空洞,低嚷着,为什么,为什么...她多么希望他回头拉着她,对她说不要离开他。她会为他放弃自己的家族,因为她爱他。可他明白,他有他自己的骄傲。

她消失在离开了的房间,那脚步声,声声敲打着他的心。他感觉很累,瘫着坐在地板上,把头埋在膝盖里低泣。他恨自己的父母,一出生就抛弃了他,他恨自己的养父母,只把他当赚钱的工具,他恨任盈盈,放弃自己,他恨天道不公。

他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那片漆黑的天空,无情的腐蚀着他的心灵。他对自己说,忘记她,忘记她。

能吗?爱到深处才知道,就算是分手,我依然爱她。他不知道他自己怎么又走到她的房间前,盯着那扇门,心里还在期待着她会回首的。

半小时过去后,没人开门。他彻底绝望了,他们的爱情还是没有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他正欲离开,却听见308房间里面有大吼声。他贴着门,细细的听,而后他明白任盈盈还是爱着他的,明白自己有多傻。她是为了他们的爱,为了秦旱的生命,和自己家族的交易。他不能在放她走,绝对不能。

他猛地撞开了门,冲了进去。也不管其他人,紧紧地抱住任盈盈,低声说:“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苦衷,我们要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止,”他仰头,狠狠地盯住任盈盈的父亲,低沉得让人感到冰寒的声音:“你的女儿,生来就是拿来和别人做交易的吗,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你根本不配做他的父亲。”任老头毫不在意的说:“生在豪门,自然不是像你们这般人那样活着,这是我们家族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是该说还是不该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秦旱看着任老头那张快皱在一起的脸,够阴毒的老头。

“我是不会让你把盈带走的,你想和龙氏家族联姻,你把自己嫁过去就行。”

“混账,来人,把秦旱带下去给我好好地照顾。”任老头阴沉的说。

“父亲,你放过旱吧,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放旱离开。”任盈盈松开秦旱的手,不敢看他,她明白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低声说:“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她向她父亲那边退去,秦旱心都碎了,他明白任老头有多歹毒,他也明白任盈盈是为他着想,可是他明白这次放手后,就永远没有机会。

他一把拉住任盈盈的手,我会带你走的。在任老头还没反应过来时,他拉住任盈盈已经冲出去,任老头的脸都变绿了,从来没人敢反抗他的意志,今天居然被一个小子给耍,他气呼呼的冲那些保镖吼:“蠢货,去把小姐给我抓回来,那个秦旱,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办吧,你们这群蠢货。”那群保镖看着这个老头,心里头虽然同情秦旱。但又能说什么,做什么,就匆忙地找秦旱他们。而秦旱这边,他拉住任盈盈的手,急忙地朝酒店外走去,他要坐出租车离开。离开了任老头,他再想找到他们也会很难。

“旱,我们能离开吗?”

“会的,相信我。”

“我怎么不相信你呢,就算是死,我也不怕,要死也要死在一起。”任盈盈幸福地说。

“傻瓜,不会的,我们能逃出去的,我们也不会死。”他深情地说。

“站住,小姐,快跟我们回去。”那六个大汉追了过来。每人手里拿着一把枪。

“你先走,盈,我去引开他们,在东方广场上碰面。”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

“听话,快走。”他松开了彼此的手,那温暖的指温,牵引着彼此的爱。

“旱,”她冲上去,深深地吻着他的唇。好多酒店里的人都看着这对情侣。却没想到这是他们最后在一起的时间。秦旱借着人群掩护,把任盈盈给送走,而他自己却大声地喊:“我在这儿,来抓我啊。”那六个大汉看到他,纷纷朝他追来。不知挤倒了多少人,坏了多少东西,总是在快被抓住的时候,又被他给溜掉,最后惹来保安,秦旱盯着那些和保安交谈的保镖,低笑着,然后朝东方广场上跑去,到了东方广场,见盈没有到来,就仰望着星空暗喊:“天道不公,为何有情人不能顺利地在一起,天道是什么,道的真谛是什么?”秦旱从小就崇拜天道,一直想弄明白道的真谛是什么?

秦旱回想起这些爱恨交叉的画面,面色无悲无喜,口中低声地说道:“盈,盈,盈,相信我,我们终会在一起的。”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