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说吧

鉴宝神通薛晨杰西卡_薛晨杰西卡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鉴宝神通

来源:掌中云 作者:红薯蘸白糖 主角:薛晨,杰西卡 标签:奇宝,鉴宝,逆天,反转,扮猪吃虎

今天小编带来鉴宝神通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薛晨,杰西卡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红薯蘸白糖,大兴典当行学徒薛晨,阴差阳错得到一枚神秘的黑色古玉,具备了鉴定古玩的能力。从此,小学徒开始了扮猪吃虎的旅程,一路碾压各种大师,终成一代传奇!

鉴宝神通精彩章节:

在鉴定的过程当中,二人都曾下意识的点头,脸上也都数次露出赞许的神情。

十几分钟以后,他们先后站起身来,也就在起身的瞬间,他们的表情就已经变得和之前一样,从上面看不出什么信息。

“小伙子,我听万钧说你在古玩鉴赏方面也有一番见地,何不过来看看。”脸上的神色稍稍一动,陈溯源像是突然兴起般,冲着薛晨说道。

“是呀小薛,我也想听听你的看法,过来看看吧。”沈万钧也没反对,而是附和道。

“啊,好。”

听到两人的话,原本也想看看这尊彩陶的薛晨连忙应了一声,向着柜台走去。

看到薛晨走来,站在柜台前的黄品清嘴角突然闪过了一抹极为短暂而诡诈的笑容,同时心中暗道:“连老天都在帮我,你就认命吧。”

原来,这整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黄品清一手策划的针对薛晨的阴谋,中年人拿来的这尊唐代的马踏飞燕红陶摆件根本就是一个赝品。

只不过,这件赝品无论是从做工还是从选材,亦或是整体呈现的效果和细微之处的处理,都和真品相差无几。

黄品清有十足的把握,凭借这尊彩陶那近乎完美的仿制工艺,就算是陈溯源这种级别的大师,不借助专业器械的话,也很难看出端倪。

黄品清就是想要在沈万钧和薛晨都断定它是真货、甚至沈万钧已经动心思想要花大价钱把它买下来的时候,自己闪亮登场的说出它是假货。如此一来,不但给大兴挽回了上千万的他,地位会稳如泰山,薛晨更是再也威胁不到自己。

而陈溯源的出现,可以说是给了黄品清一个意外的惊喜,毕竟,要是连在国内享誉盛名的鉴定大师都看走了眼,那自己就会被衬托的更加出众。

而在陈溯源开口之前,唯一让他感到麻烦的就是该怎么样不着痕迹的让薛晨也过来鉴定一下彩陶。现在,这个最让他头疼的问题因为沈万钧和陈溯源的话得以解决,认定自己的计划会成功的他,难免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但他却没有察觉到,自己表情上微妙的变化,已经完完全全的被薛晨看在了眼里。

在看到黄品清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笑容时,薛晨的心里面也同样有了一些判断。

其实早在那个中年人把彩陶展现出来的时候,薛晨就已经通过神秘古玉鉴定出它是赝品。而他之所以想过来看看,就是因为他从这件假古董的身上,竟然也感觉到了浓郁的灵气,所以才想要离得近一些,方便古玉吸收。

在没有看到黄品清那一抹笑容的时候,薛晨虽然感觉他今天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想太多,更没有把事情往阴谋的方向想。毕竟像典当行这种生意,有人上门卖假货,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此刻,他却嗅到了一些阴谋的味道。稍微一想,他也就把黄品清的计划猜到了大半。不过猜到归猜到,又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他也没有多想,现在,他只想要让古玉多吸收些灵气。

很快,薛晨就走到了彩陶前,从沈万钧的手上接过放大镜以后,就开始装模作样的品鉴起来。随着古玉吸收这件彩陶当中的灵气越来越多,从而更加趋近于饱和状态,薛晨的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越来越浓郁的笑容。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假的古玩是不应该具备灵气的,就算有,也不会很多。

但这尊彩陶却是个例外,因为它不但本身就是清末的仿品,年头很长,就连仿制他的匠人所用的原材料也都真的是唐代的彩陶碎片。再加上匠人在仿制它的过程中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任何一个地方都苛求完美,这才让它诞生了浓郁的灵气。

“笑吧,笑吧,待会有你哭的时候!”

看到薛晨嘴角的笑容,黄品清的眼中闪过一抹冷笑。他现在甚至已经绷紧了神经,只等着薛晨一开口说这是真的,自己就立刻跳出来反驳,将薛晨秒杀掉。

脑海里面想象着薛晨被自己反驳的说不出来话时的表情,他兴奋的几乎都要颤抖起来,甚至就连从昨天累积到现在的怨气都消散掉了不少。

转眼,又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在所有人的屏息等待当中,将彩陶当中的灵气吸收殆尽的薛晨,终于心满意足的站直了身体,一边放下放大镜,一边向着沈万钧和陈溯源说道:“沈叔叔,陈老,根据我的判断,这尊彩陶摆件是赝品……”

“我不同意,这件东西明明就是……”薛晨才刚刚说到赝品这两个字,还没有继续往下说,就被黄品清抢过了话头。

然而,黄品清还没把背好的第一句台词说出来,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薛晨说得是赝品,而不是真品。

这也让他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这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只是黄品清,就连根据自己丰富的经验断定这东西是真品的沈万钧父女脸上也是下意识的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情,显然对薛晨的判断十分怀疑。

反倒是陈溯源在听到薛晨的话以后,先是很短暂的一愣,随即从眼底的最深处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神情。

“黄师傅,你既然反对我的看法,那晚辈倒想听听你的见地。你是凭借什么判断出这东西是真的呢?”

就在店里的气氛因为薛晨的话而变得有些奇怪的时候,薛晨再次开口了,随着他话音落下,众人也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黄品清的身上。

看着黄品清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面色变得无比难看,薛晨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笑意。

如果说他之前还对黄品清是否在针对自己而有所怀疑的话,那在黄品清过于迅速的说出不同意见和异样的反应后,他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他知道,黄品清一定断定自己会说这东西是真的,所以才会在自己一开口就迫不及的跳出来反对。现在他倒要看看,在这种局面下,这个阴险的老家伙还能怎么说。

“呃……那个,这件彩陶的形态跟颜色,包括它在一些细节上的处理都十分符合唐代彩陶应有的特点。另外,这尊彩陶的用料和其烧制的工艺也全都符合唐代彩陶的标准,尤其是在马头和马身这两处经常把玩的地方所产生的包浆,也绝不是现代仿品能做出来的效果。这些足以证明这尊彩陶是真品。”

在众人目光灼灼的注视下,尽管此刻的黄品清恨不得和薛晨拼了,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顺着自己刚才的判断说下去,否则一旦让沈万钧看出异常,那他也就不用在大兴待了。

只不过,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当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薛晨眼中的那一抹笑意时,还是气的咳嗽了两下,缩在袖子里的手更是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听了黄品清这一番公式化的解释,沈万钧父女都微微点了下头,因为黄品清说的这些,也刚好是他们鉴定的结果。

不过,虽然认同了黄品清的判断,但这父女二人也都因为他之前那有些反常的表现而心中疑惑。现在他们多少也有些觉得,这事情或许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当然,在自己的判断没有印证之前,他们也不会表现出什么。

“小薛,现在该说说你的判断依据了吧。”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陈溯源把目光挪到了薛晨的身上,开口说道。

他这说话的语气虽然和之前没什么差别,但是在看向薛晨的目光之中,却多了几分其它的东西。随着他话音落下,店里的人也都把目光落在了薛晨的身上,等着他的回答。

黄品清更是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因为直到此刻,他的心里面还抱有一丝侥幸,觉得薛晨很有可能是蒙的。如果薛晨真的拿不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东西的确是假的,那这一次自己虽然没有赢,至少也没有输。

“黄师傅之前说的那些都对,但他却没有注意到一个关键的细节,那就是在那只飞燕和马蹄的连接处,包浆要比其它的地方略微浓重一些。而且飞燕和整尊摆件敲击所发生的声音也不一样,结合这两点就可以证明这尊彩陶是赝品,只不过因为它仿制的年代有些久远,材料也都是唐代的彩陶碎片,看起来才像是真的。”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薛晨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把从古玉上得到的讯息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缓缓道来。那种自然散发出来自信和从容,也让他的话更加具备说服力。

尤其是沈万钧父女在听完薛晨的话后,脸上都露出一抹恍然的神色,沈万钧更是直接拿起放大镜,重点观察起薛晨提到的那几个地方。

至于黄品清和那个中年人,更是在听薛晨讲到“声音不同”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薛晨能说到这个点,就说明他是真的凭本事看出来的,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这边已经没有了翻盘的可能。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