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如说吧 > 休闲 > 正文

城市之光4中方木最后是怎么活下来的!

2020-05-06 64

魏巍把他掉包了。

1、你仔细看序章,描写方木跟踪那个吃麻辣烫的人是这么描写的:年轻男子跟在他的旁边,却对他的异常举动不以为怪,只是不停地上下打量他,间或看看手表。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走停停,大汉除了比年轻男子强壮些以外,身形颇为相似,看上去竟像一个影子尾随着自己的实体。

2、小说的中间又写到这个犯人出狱后的情景:

三年之前,他在自家楼下与这个人后重逢。而在三年之后,几乎是同样的场景再次上演。零星的记忆片段在她的脑海里慢慢拼接在一起,他放松下来,似乎眼前这个人,以为着某种安详与释放。

接着方木和魏巍在墓地搏斗的时候,魏巍反问道,声音中充满揶揄,“你以为我只有江亚么?别忘了,我已经赢过一次了!”

3、综合以上的信息分析,魏巍培养的罪犯不止江亚一个人,她培养了另一个人,就是吃麻辣烫的那个罪犯,魏巍之所以说她赢了一次,因为这个罪犯被鉴定为精神病人,属无刑事责任能力人,所以即使方木抓捕了他,却无法将他绳之以法。

4、心理罪画像最后,孙普也曾嚣张地对方木说,凭他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可以伪装成精神病人,免受法律的惩戒,连专家都无法鉴定出来。所以这个吃麻辣烫的罪犯免受刑罚,对魏巍来说,无疑代替孙普是战胜了方木一次。

5、通过这个吃麻辣烫的罪犯对那个神秘人的态度(可以确定这个神秘人就是魏巍),可以看出他对魏巍是十分折服的,而序章中说他和方木的体型又极其相似。

6、所以我推测这个吃麻辣烫的罪犯对魏巍的折服已经达到了甘愿为其赴死的地步,他听从魏巍的指示,与魏巍躲在江亚的咖啡馆里,在江亚要用锤子杀死方木之前,魏巍敲响了江亚咖啡馆的门,趁江亚从地下室出来开门时,魏巍和吃麻辣烫的罪犯偷偷潜入地下室,然后吃麻辣烫的人甘愿被毁容,还把方木的手指吞下,魏巍将面目全非的方木和吃麻辣烫的罪犯掉了包。 

扩展资料

作品评论

如果你自诩推理高手,如果你自认深谙人性,如果你不能把持情绪,那么请郑重考虑是否该阅读《心理罪》。

——我性随风

《心理罪》集中了很多畅销小说的特质。快速、清晰、冷峻的叙述,严密细致的铺垫,恰到好处的包袱抖露,以及合拍的分析穿插其中。作为日常的消遣也好,作为犯罪心理学的知识普及读本也好,都有着它不可抗拒的魔力。它能把复杂的理论通过故事解释得深入浅出,又不会让解释占据过重的份额。读者成了故事的参与者。这也是作者高明的地方。

——老猫

书中并没有给任何人乱贴善恶标签,只通过他们的言行与心理,去探寻他们内心世界形成的原因。人物因此得以丰满,甚至栩栩如生,一点不会因为人性复杂而不可理解。正相反,人性的共通,反而让我们更能感同身受,融入作者虚构的故事中去。——雷米做到了这一点,就足够吸引我坚定地做心理罪的粉丝。我很庆幸我读到了这样的书。

——五湖旧遗逸

参考资料

百度百科-城市之光



魏巍把他掉包了。
你仔细看序章,描写方木跟踪那个吃麻辣烫的人是这么描写的:年轻男子跟在他的旁边,却对他的异常举动不以为怪,只是不停地上下打量他,间或看看手表。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走停停,大汉除了比年轻男子强壮些以外,身形颇为相似,看上去竟像一个影子尾随着自己的实体。
小说的中间又写到这个犯人出狱后的情景:
三年之前,他在自家楼下与这个人后重逢。而在三年之后,几乎是同样的场景再次上演。零星的记忆片段在她的脑海里慢慢拼接在一起,他放松下来,似乎眼前这个人,以为着某种安详与释放。
接着方木和魏巍在墓地搏斗的时候,魏巍反问道,声音中充满揶揄,“你以为我只有江亚么?别忘了,我已经赢过一次了!”
综合以上的信息分析,魏巍培养的罪犯不止江亚一个人,她培养了另一个人,就是吃麻辣烫的那个罪犯,魏巍之所以说她赢了一次,因为这个罪犯被鉴定为精神病人,属无刑事责任能力人,所以即使方木抓捕了他,却无法将他绳之以法,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心理罪画像最后,孙普也曾嚣张地对方木说,凭他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可以伪装成精神病人,免受法律的惩戒,连专家都无法鉴定出来。所以这个吃麻辣烫的罪犯免受刑罚,对魏巍来说,无疑代替孙普是战胜了方木一次。
而通过这个吃麻辣烫的罪犯对那个神秘人的态度(可以确定这个神秘人就是魏巍),可以看出他对魏巍是十分折服的,而序章中说他和方木的体型又极其相似。所以我推测这个吃麻辣烫的罪犯对魏巍的折服已经达到了甘愿为其赴死的地步,他听从魏巍的指示,与魏巍躲在江亚的咖啡馆里,在江亚要用锤子杀死方木之前,魏巍敲响了江亚咖啡馆的门,趁江亚从地下室出来开门时,魏巍和吃麻辣烫的罪犯偷偷潜入地下室,然后吃麻辣烫的人甘愿被毁容,还把方木的手指吞下,魏巍将面目全非的方木和吃麻辣烫的罪犯掉了包。 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但是漏洞也有很多,比如小说里描写地下室只有20多平米,掉包之后,魏巍和方木躲在哪里,还有咖啡馆面积也不大,魏巍和吃麻辣烫的罪犯如何趁他开门潜入地下室,都无法解释

方木早已经被魏巍掉包了。

你仔细看序章,描写方木跟踪那个吃麻辣烫的人是这么描写的:年轻男子跟在他的旁边,却对他的异常举动不以为怪,只是不停地上下打量他,间或看看手表。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走停停,大汉除了比年轻男子强壮些以外,身形颇为相似,看上去竟像一个影子尾随着自己的实体。

扩展资料:

片段:

渝都麻辣烫里却热闹非凡,狭窄的厅堂里,几张油腻的餐桌前都坐满了人。每个人的面前都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间或搭配着几根羊肉串或者冰镇啤酒。

厅堂上方的老式风扇有气无力地转着,丝毫不能降低这里的高温。食客们的后背大都被汗水浸透,却毫不影响他们对那碗麻辣烫的偏爱。唏哩呼噜的吞咽声此起彼伏。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早早地拿起筷子,麻辣烫一端上桌,他就迫不及待地大口吃起来。吃了几口,大概是觉得不够味。

他端起瓷碗,一摇三晃地走到付货口前,操起一个铁皮罐里油腻的长把钢勺,从中舀起一大块黄色油膏,搅拌在自己的麻辣烫里。尝了尝,又加了满满一大勺油膏,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回去。

在一旁边嗑瓜子边看电视的老板娘站了起来,看看已经见底的铁皮罐,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道:“我说大哥,你一来,我家的麻油就不够用了。”

大汉嘿嘿地笑起来,大口吃着麻辣烫。

参考链接:心理罪之城市之光 百度百科

番外篇两生花里有详细描述城市猎人出来的要找他的多吗你好看电话问问题答案了。
本周热门
热门文章
热门关注